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校友访谈| 胡音帆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撰稿:管理员   2019年01月08日   浏览 3677

时间:2018年6月5日

地点:西单某餐厅

被访人:胡音帆--04级国商金融4班

访谈人:宗岩

 

十年了。小胡主席已经变成老胡。但他既没有变老,也没有变胖,状态令人艳羡。

2008

毕业

Q&A

宗岩

能不能把你十年以来的经历给我们做一个分享?

胡音帆

我的经历其实很简单,毕业以后十年工作基本上就没有大的变化,一直都在建行工作。刚毕业的几年我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六西格玛、精益等内部流程优化方法在建行内部的推广,从2012年开始一直在参与建行业务转型还有新一代核心系统的建设。

宗岩

你如何评价你过去十年的生活?

胡音帆

一般人可能会觉得比较单调。因为其实我的工作、生活状态,包括各方面吧,可能变化都很少。每次同学聚会见面聊起来最近怎么样的时候都可以用三个字概括,老样子。

宗岩

当时为什么选择留在北京了呢?

胡音帆

毕业前在求职的阶段我还是希望回南方去的,因为国商的同学基本上还是往金融方向就业嘛。在概念里面金融方面第一选择是上海,而且离家也近。但是看了好多招聘启事,有中资银行的上海分行,也有外资银行在上海的机构,都要求研究生及以上的学历,反而是总行只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最后运气还不错,阴差阳错地进了建行总行,就一直留在北京了。

宗岩

现在的工作实现理想了吗?

胡音帆

比较惭愧,工作方面我其实没有给自己一个很明确的方向,比如很明确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事情、在哪一个行业去取得一些什么样的成就。主要还是按部就班地完成领导交办的事情。因为没有远大的目标,所以谈不上理想有没有实现。

宗岩

会迷茫吗?

胡音帆

会,因为没有明确的方向,所以肯定会迷茫。回顾自己的工作的时候也会经常有这样的疑问,比如自己做的事情有没有意义,创造了什么价值,有没有拿得出手的成果。因为缺少方向,所以这些问题都没法得出什么结论,迷茫的感觉就特别强烈。

宗岩

有想过改变吗?

胡音帆

可能比较难,我的个性就不是特别主动,也不太喜欢变化。有的人会觉得十年都在做差不多的事特别无聊特别单调,但是我还挺喜欢这种平稳的工作的。

宗岩

这十年里面你升职了吗?

胡音帆

最近刚升职。我们的机构设置基本是仿照的机关。我刚升副处长。

宗岩

先恭喜一下。那你应该也当过科长,为什么刚才没有说呢?

胡音

我们从职务上没有科长。自然晋升是从入行时候开始定职,一开始是一级业务员,然后业务副经理、业务经理自然晋升。再往上的话就要看部门职务设置上是否还有空缺,个人的经历、领导和周围的同事是否认可你的工作。我比较幸运,一路走过来都比较顺利。

宗岩

听了这么多,我觉得你把生活安排得挺好的。

胡音帆

我觉得大家都安排得挺好啊,毕竟工作不是全部嘛,生活还是很重要的,要把业余时间利用好。当然有的人可能工作上的目标比较远大,除了业务可能会花不少时间用来学习充电,或者做跟实现目标有关的事情。像我这种目标不远大的人,空余时间就可以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休闲的事情。

宗岩

比如说哪些感兴趣的事情?

胡音帆

蛮多的,比如动漫、电影、音乐、桌游什么的。我记得09年的时候,因为刚入行,接手的工作也相对简单,所以业余时间多一些,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大家都是这种状态,比较要好的一些人就经常聚在一起玩桌游。

宗岩

09-10年那阵桌游特别特别火。

胡音帆

对,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去西单。我还记得那个是大酱坊胡同,后院。那个因为是(北外)师兄开的。

宗岩

后院是很多人共同的回忆啊。那么你觉得十年的时间过得快吗?

胡音帆

快啊,非常快,一不注意就十年了。工作了以后感觉时间的流逝速度比在学校的时候快了好多,比如我有好几件年初计划要做的工作还没开始做,时间就已经到年中了,感觉压力山大。当然对于成了家的那些同学,家庭和孩子的事情又会占用很多精力,所以这种感觉应该比我更强烈。

宗岩

你现在有烦恼吗?

胡音帆

有啊,工作上就有很多烦恼,比如要承担的责任更大了。以前很简单,把领导交办的事情做好就可以,现在没有人直接安排和指导了,就需要尽最大努力把事情计划好。压力来自于不光要对自己负责了,还要考虑整个团队。

宗岩

回顾过去十年最让你自豪的事情是什么?或者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也行。

胡音帆

最自豪的事情应该是过去的十年自己参与到了一些建行改革和转型的重大项目中去吧,虽然只是一颗螺丝钉,但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宗岩

过去十年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吗?

胡音帆

比较遗憾的还是很多事情上对自己要求不够严格,导致现在半吊子。没有利用好时间去学一些东西或者掌握一些核心的技能。如果能回到过去,我觉得可能会对自己有一些更高的要求,应该也能比现在有所提高。

宗岩

你觉得北外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胡音帆

在学校四年的时间,不讲三观那么大的范畴,可能一些对待问题的态度,待人接物也好,一些做事情的方式上都是在那四年养成的。

宗岩

在学校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事情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以及什么人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

胡音帆

学校印象深刻的,其实还蛮多的。印象最深刻的可能还是毕业。大家在一起生活学习了四年告别的时候,特别依依不舍。很难忘。包括毕业做的一些活动,印象都蛮深刻的。还有一个就是自己去参加学生会的竞选,也印象非常深。总是觉得当时发挥好烂啊,为什么会把一个竞选这方面的演讲搞得那么烂,自己都听不下去了,很羞愧。

宗岩

你当时是去竞选什么岗位?

胡音帆

我当时其实就是去搅局的。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因为我其实之前没有学生会的工作经验。原来在年级长这边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学校的通知告诉给同学,需要收集的信息定期收集,交给辅导员老师就OK啦。学生会的工作比这个要复杂很多。活动怎么组织、怎么策划、对应方案怎么来做,怎么筹备,很多事情在里面。其实那时候自己在这些方面完全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行。只是觉得想尝试一下,就去了。之前还准备了蛮久。临到要上台发言之前才发现准备的所有东西全部都忘了,就觉得特别糗。最后的结果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因为那次李森发完言我印象很深刻。他本身个性很沉稳嘛,发言又非常幽默,又很顺,给人很有条理的那种感觉,很轻松的样子。比较下来觉得,哎呀,差距还是比较大。这些可能是一想起来学校经历,就会想起来的事情。印象深刻的人的话...挺多人都给我印象还挺深的。刚入学做orientation的时候,比方说像王琳,给人很干练的印象就很深;同学里面像李东旭,周恩临,余皪,梁嘉怡,戴丽娜,陈宗颖,给人印象都很深。大家能力都很强,然后包括像我们班也有学习能力很强的包括胡玲玲,周亚芳啊,所以印象深刻的人还蛮多的。

宗岩

北外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老师是哪位?

胡音帆

彭校长和牛哥。入学的时候包括平常课上,校长讲的都是很鼓舞人心的话,“我们的毕业生就业形势还是很好的,大家的能力都还是很强的”。牛哥那个时候是他在课上他总会做一些时事点评,都很有意思。

宗岩

印象最深刻的课程呢?

胡音帆

宏观经济学。因为感觉…完全不懂在讲什么。

宗岩

毕业之后你觉得最受用的课程是什么?

胡音帆

可能还是英语吧。工作和其他方面英语用的最多。很多其他的课之后可能也没有应用的机会。

宗岩

你觉得现在什么对你最重要呢?

胡音帆

我觉得我在这方面有点选择困难,重要的东西很多。工作很重要,生活很重要,健康也很重要,家人也很重要。

宗岩

你现在有小目标吗?

胡音帆

其实很少给自己定一个必须要完成的或者有一个很明确的东西。整体上今年因为工作上角色也有一些变化,还是想第一个把工作做好,跟家里人能够好好地相处,其他的也没有具体的目标。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还挺想多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宗岩

毕业20年的时候你想过你是什么样子吗?或者说10年后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胡音帆

我不太敢想。因为我觉得十年以后可能跟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希望自己心态更从容一点。可能也跟最近的状态有关系,比较迷茫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走。然后就很焦虑。这样子的话希望自己以后在面对变化的时候能更沉稳一点,把各方面都安排得有条理一点。

宗岩

你对学弟学妹有没有什么寄语?

胡音帆

我觉得我是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经验可以分享给现在的师弟师妹们的。因为他们很多人不光比我那个时候,可能都比我现在对于人生的规划、一些技能方面、一些状态方面都要强。我以前也参加过学校的一些活动,跟一些还在学校的同学也聊起过职业啊、人生的规划。然后包括可能跟单位里边一些比较年轻的同事也都会有沟通或者闲聊聊起来的话题。就感觉他们能比较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挺不容易的我觉得。尤其我觉得现在九零后尤其新世纪的这些人都特别厉害,我其实挺佩服他们的。

后记

聊了真的挺久的,而且还说了不少题外话。比如理想型,在看的书,马上要出发的旅行,还聊了新垣结衣。也许访谈本身并没有题外话这么一说,所有的言语和想法都是来源于自身的经历。作为听者,最大的感触还是来源于被访者真诚的分享带来的感动。
祝愿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老胡继续享受稳稳的老样子。

 

这是2018年仍然青春的老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