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网站首页 > 新闻公告 > 新闻中心

北外国际商学院的下一个十年——院刊《E魔方》对牛华勇院长访谈录

撰稿:国商团学联编辑部 2017级张昭阳   2018年09月26日   浏览 1052

牛华勇院长似乎不太喜欢别人称他为院长,在他自己各种的演讲稿和文章中,总是自称为老师或者教书匠。正如他自己说的,一个商学院的教师,不应该仅仅是书本知识的传播者,同时也应该是一个实干家,能够把自己掌握的知识应用到管理实践。只懂理论不接触实践的商学院教师,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商学院教师。

他总和我们强调,今天的国际商学院有两个传承:一是传承北京外国语大学“外、特、精”的办学理念,建设有鲜明北外特色的商学院,因为我们是站在北外这个巨人肩膀上的。二是传承彭院长(校长)建院之初就开始提倡的学院文化,不断加强学院的凝聚力、团队合作以及奋斗精神,一时一刻也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同时也在进行两个创新:一是商学院的教学质量控制系统和学术评价系统逐步按照全球一流商学院的要求来进行,用公开透明的制度和强大的学院文化两者结合来支撑学院发展。二是商学院的治理结构和运营模式必不能局限于现有框架的藩篱,要建设一个健康高效、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的一流商学院,需要将更多的利益相关者纳入到学院治理体系,提高运营管理效率,在行政上落实多中心治理原则,在学术上强调学术自由与学术民主。

打开文明的窗户

谈到近些年北外国际商学院的成长发展,牛华勇院长说:“前十年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首先是商学院,其次才是北外的商学院;现在我们先强调我们首先是北外的一部分,然后才是一所商学院。”这样提法的变化,也就意味着,在北外,包括商学院在内的很多新建院系的发展模式和发展目标,与整个学校发展目标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理顺。商学院从一个略显反叛的青春期少年,已经成为了北外大家庭的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建设性力量。

2001年,“国际商学院”正式成立。当年的开创者们对学院未来国际化发展的殷切希望,毫不掩饰地放在了学院名称中。这不仅仅是当时北外49种外国语的要求,也是北外全国外事活动最多高校的要求,更是人们对这样一所大学的商学院与综合性大学、财经类大学以及理工类大学商学院本质区别所做出的判断。于是以“语言、文化、商业”三者结合的发展路径,就这样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语言是打开一个文化和文明的窗户,懂得了别人的文化,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别人的商业逻辑和商业模式。”牛华勇院长认为,通过学习语言,到不同国家交换,与不同国家的人共事,学生们可以更深入地理解异国文化。丰厚的文化积淀可以为他们了解异国的经济发展并进行国际贸易等商业行为打下坚实的基础。

牛华勇院长进一步解释:“语言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对象国的思维方式。造词法就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语言体现一种文化。中东的语言融合古兰经思想,欧洲的语言体现圣经的真谛,中日韩语言深受到儒家文化的影响。”没有一种商业,不是建立在其文化基础之上的。今天的中国,所需要的商业人才,越来越不能局限在我们自己国家范围之内。跨文化的学习和工作,看上去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但真正体验的时候,经常是非常痛苦、不适应的。跨文化学习隐含了让你走出文化舒适区的学习内容,很多情况下是存在你有意的意识之外的。

多年前,国际商学院第一次试点中外学生同堂授课的时候,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文化冲突,中国学生认为外国学生课堂上喜欢插话,不遵守纪律;而外国学生反过来认为中国学生发言不积极,没有讨论氛围。实际上,这是一个典型的跨文化冲突过程。跨文化学习的一个核心,就是通过我们的努力,去改善这些冲突,能够理解别人、也能够让别人理解自己。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速度快,发生于异域的新闻,无论是媒体报道还是个人理解,都存在大量跨文化的偏差,这些偏差,有时候甚至会影响到国家关系。在今天这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尤其需要有跨文化管理能力的人,去领导我们的全球化进程,才不至于让企业和国家遭受没有必要遭受的损失,甚至是没有必要出现的国家冲突。

活跃于世界各地

2013年,国际商学院开始探讨参加AACSB全球商学院认证,在认证之初,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样定义商学院的愿景和目标。2001年,商学院建院时,所确定的愿景和目标是“建设中国具有最强英语背景的商学院”。十年过去了,这个目标不但实现了,也为外语类院校商学院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模板。但2012年,国家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对国际化的观念,从欧美化,逐步扩展到了全球化。我们开始注意到,世界上有不同的文化和文明,完全可以相互借鉴和学习。于是,在经过了全体教师认真讨论后,商学院确定了全新的愿景和目标,就是“建设一所多语言、跨文化、多区域的全球化商学院”,在这一目标的感召下,商学院在教学模式、师资力量、学生来源、研究项目等各个领域开始了全面的国际化努力。

国际商学院积极扩宽海外交换项目,不仅接纳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并且输送一批批本院同学出国学习。以2017年到2018年为例,国际商学院实际可以提供的国际交换指标,已经能够达到中国学生总人数的近50%,仅2018年秋季,就有近100名来自欧洲、亚洲多个国家的交换生来到北外交换。

传统上,国际商学院的主要交换项目集中在欧洲大陆。最近两年,开始向更多的“一带一路”国家扩展。2017年国际商学院第一个和斯里兰卡国家管理学院的短期交换合作项目开启,现在类似的项目正在向东南亚、中亚、中东欧扩展。

同时,国际商学院参与了校级“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的工作,协助学校成立了“丝绸之路研究院”,成立了“二十国集团研究中心”,并将于18年十一月第一次主办中日韩区域合作与发展论坛,探讨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发展。同时,国际商学院和深圳政府建立了合作平台,针对东南亚国家,尤其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国家,进行经济合作和产业发展研究。并将与东南亚五国的商学院建立联合体,开展区域经济发展的相关工作。2016年国际商学院参与中国-中东欧交流机制,与宁波市政府合作发起了“丝绸之路商学院联盟”,有全球的近百所商学院成为该联盟的成员。

国际商学院还鼓励北外各个非通用语种专业的同学们报考经济与商务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建设语言+经济/管理的复合型、复语型专业,培养国家稀缺的人才。牛华勇院长解释道,“北外的商学教育完全有能力和具体的国家相结合。”由小语种专业的同学研究对象国经济和商业,可以更全面地结合具体国情。

除了语种和国家的扩展,学生在不同商业领域的扩展,也是目前商学院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牛华勇院长谈到,“几年前,有一位同学去美国交换,在那里接触了马术管理专业,这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偏门的专业,但她出于内心的热爱,向学院提出来想在美国多呆一个学期,学习这个自己喜欢的专业。院里克服了很多困难,在技术上进行了支持。现在她就职于中国最大的马术类企业,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业务。”同样地,我们最近这些年,有同学去国外攻读电影、音乐、时尚、奢侈品、计算机等诸多不同的专业,后来走向不同的工作岗位。很多同学喜欢上这些国内不普遍的专业,就是和去全球的交流交换有关,和大家眼界的开放有关。我们一直提倡的一句话就是“一切都是商业”,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让所有的工作都以赚钱为目的,而是商业所提倡的高效、创新的精神,可以应用于任何的工作场合。

“一个商学院的国际化,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把这三个字挂在嘴上的阶段,也就是目前我们所处的阶段。第二个阶段,国际化内化成为每项工作的组成部分,渗透到我们的日常工作中的阶段,到那时,我们就无需再刻意强调。”牛华勇院长表示,国际商学院在逐渐消除与外国的距离感,对外的态度由原来的“崇拜般仰视”转变为“尊重中平视”,将国际视野内化在每个学生的基本素质里。当国际化、多语种与学生的生活环境融为一体时,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对此刻意强调。

路漫漫其修远兮

谈到国际商学院近些年的探索历程时,牛华勇院长颇有感概。

国际商学院的本科教育在十七年来逐渐完善。招生规模从最初的2个班扩大到现在的10个班;专业设置更加全面,由英语(商务)、英语(信息)、英语(经贸)三个“括号专业”变成八个独立的本科专业;学生培养方向也从单纯强调英语变成强调外语和专业的有机结合。同时,各个专业在探索不同的专业特色,而管理类专业也已经实现了学生二年级自主选择专业。2018年,来华留学本科学位生人数已经达到90人(绝大部分是自费生),占到了本科人数的1/4,从数量上与欧美的一流商学院已经看齐。

国际商学院过去十七年的发展,大约经历了几个阶段。2001-2005年,是国际商学院发展的第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本科教学模式逐步形成,师资力量和专业教育逐步走向完善。2005年-2008年是第二阶段,国际商学院迎来了一个发展的辉煌时期。说起那段辉煌时期,牛华勇院长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了自豪。北京经济大繁荣,就业岗位大量增加,国际商学院本科毕业生水平在整个北京市各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竞争力中处于第一梯队。当时,高盛和摩根两家国际最负盛名的投资银行,一年从商学院招聘达到近二十人,这是很多学校的硕士项目都无法比拟的。但2008年之后,美国金融危机弥漫向全球,投资银行业重新洗牌,全球的经济格局发生根本变化,人才需求随之改变。外企对人才的需求下降,国企、内资企业的需求增加,全社会对学历的重视程度加大,更多本科生毕业时转向深造而非直接就业。2008年-2012年,国际商学院进入到培元固本的阶段,大幅度提高师资水平,增加课程选择,发展硕士教育。2013年开始,进入到了全面转型时期,语言从英语的单语种专向多语种,硕士项目从2个学硕项目,增加到了四个学硕和三个专硕项目,同时增加了两个博士项目,学生毕业本校深造的可选择性大大增加。

面对多年的起起伏伏,国际商学院从未停下探索的脚步。2012年后,管理类不分专业,采取大类招生,为本科生提供平台式教育。平台式教育作为中国教育发展的大方向,虽然可以为学生提供更多自主选择的权利,但是易导致师资力量和学生选择的专业不匹配的问题。牛华勇院长表示,未来学院会为学生们提供更多专业选择的建议和咨询服务,逐步解决问题,坚持大方向不动摇。

另一个探索在于2015年中外合作办学的教改实验班。学院官方开设了第二外语课程后,却发现第二外语、英语、专业课三者面临不小的冲突。牛华勇院长表示,学院未来会进行试点,了解商学院学生学习第二外语的规律后,在更多班级开设第二外语课程。但对于英语,牛华勇院长表达了他的担忧:互联网时代下,学生碎片化的宽而不精与老师稍显落伍的精而不专之间形成了一条鸿沟。未来学院会要求学生和老师在宽与专两方面进行互补。

牛华勇院长还特意强调,未来国际商学院的本科教育发展将更加注重学术性。目前学生们深入研究和钻研学术的氛围尚有欠缺。“北外现在的发展和全社会越来越重视的科技之风有所脱离。”未来的商学院的专业教育会着眼于“大数据”为核心的方法论,培养学生获取信息、收集数据的能力。为了提高这种能力,学院将推出“全民Coding(编程)”的项目。目前数据处理课程已经在大三信息管理与电子商务专业开设,2018年单独招收了一个“大数据与商业分析”的实验班,未来1-2年内会覆盖全院所有专业的一半。“未来全球的的商学院都会是半个科技学院或者计算机学院。我们如果不未雨绸缪,就会被时代发展的脚步抛下。”牛华勇院长如是说。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有的同学都要专注于技术,有一些同学可以专攻跨文化交流。”学院以后会划分偏文和偏理两个发展路径,文科走第二外语和跨文化交流的发展道路,理科则更加注重数学和计算机。为了推动两条路径上专业人才的发展,未来会开放分模块的通选课,为学生们系统性学习专业知识提供可能。

除了本科生教育,学院同样注重硕士、博士的发展。

国际商学院的硕士分为学术硕士和专业硕士,前者强调学术性,主要面向本科为商科或工科的学生,毕业要求是学生能独立完成一份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后者侧重就业,更迎合市场需求,本科专业非商科的同学也可申请。每位同学将会分配两名导师,一位教授课程,一位指导实践。专业硕士要求学生在毕业时提交一份高质量的企业管理报告或商业案例分析报告。未来的博士也会分为学术博士和专业博士,在更高层次上进行不同类型的研究。

未来硕士、博士发展分为两种路径。学术硕士和学术博士偏向学术,提高国际商学院整体在商科理论研究上的实力水平;而专业硕士和专业博士大量扩招,鼓励面向高层次的就业。牛华勇院长进一步阐述了学院的未来规划——大规模引进师资力量。国内外各顶尖高校毕业的博士生,或是在高校有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师,都将作为人才引入,以提高学院的师资水平。商学院所需要的师资有三个条件:一是一流的外语水平,可以使用英文或者其他语言作为工作语言,包括上课和研究。二是一流的科研水平,要有能力在有全球影响力的学术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三是超强的社会责任感和职业道德,能够认同学院文化,积极投身到学院各项工作,并且有能力将理论研究和商业实践相统一。

牛华勇院长将本硕教育实施的改革措施概括为八个字:“软的更软,硬的更硬。”

软,即要给同学们提供更多的自主权,提供更广阔的学习平台和机会。课程选择、出国交换、校园活动、实践参与会更加丰富。

硬,即是要强调严格的学术纪律。任何一所一流的国际化商学院,都不可能很容易地向学生授予学位。学生的学习过程,必定是艰苦的、甚至有时候是有一点痛苦的。学院大了,不能够再通过中国传统“老师、家长苦口婆心式”的教育来进行管理。未来的管理,将会无比地强调制度!强调“权责利相对等”!学校、学院两级发布的各项管理规定必须严格执行,学院各项培养要求必须严格执行。这些要求将涵盖在诸多细节中,例如学生的上课出勤、考试、毕业论文、社会实践。以毕业论文为例,今年将按照学术型和案例型研究的要求,将毕业论文进行分类,让同学们有机会自由选择,但同时同学们也必须非常重视,按时保质完成。同时,我们将明确要求教师不能在考试前给同学划重点,不能给全班所有人都90以上的分数,不能只讲授没有课下作业和练习等等。这将是未来三到五年学院一个极其重要的工作。

直待凌云始道高

作为一院之长,牛华勇院长既没有苦坐冷板凳的“老干部”风格,也没有高处不胜寒的“大领导”作态。相反地,他活跃在社交平台的一线,与学生“开玩笑”,与老师“谈天说地”,因此也被学生们亲切地称呼为“网红院长”。

当谈到如何看待这个独特标签时,牛华勇院长笑而论之“社交网络是他工作中的一部分。从人人网到新浪微博,这些都是他作为学院负责人,了解学生、了解社会的途径。”

“互联网是了解情况、深入认知和判断的良好工具,可以帮我了解全院、全校、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情况。实践证明,对于90后来说,这种方法是可行的。对于未来的00后,通过互联网深入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更不可或缺。”以前有同学直接通过人人网联系牛华勇院长,邀请他参演舞台剧;也有同学通过社交网络邀请他拍一段小视频。互联网上的直接沟通拉近了牛华勇院长和学生之间的距离,帮助学院和他更好地了解年轻人的最新动态。“跟上时代,跟上学生,了解社情民意。”这是牛华勇院长和学院使用互联网的本心。

当初在做副院长时,有一段时间负责学生工作。当时他每天会在人人网发布实习招聘信息,不但北外的同学加他好友,很多其他学校的同学也成了其网页的粉丝。后来人人网逐渐消退于高校社交网,在学生的帮助下,他改用了新浪微博。在国际商学院招收新的硕士项目时,社会认识度普遍不够,牛华勇院长开始使用“微博问答”来宣传硕士招生政策,消除考生困惑,将最新最全面的政策传达给广大考生们。牛华勇院长感叹道:“现在几乎所有信息都是通过互联网传播的。我的微博账号的很多内容,都在为学院做宣传,而且经常是效果很好的宣传。”

“所以,其实我个人不太喜欢网红院长这样的称呼。一是因为,我的微博粉丝只有区区的三万人,这和真正的网红差距很大。二是因为,我做的事情,其实本来就是这个岗位上应该做的事情。这是我的工作,只是用了不那么冰冷的方式,切合了时代和学生的需求而已。”牛华勇院长的微博今天已经成为一张国际商学院名片,而网红与否并不重要,同学们这个称呼的的真正内涵,是认可了学院和院长为深入了解学生所做的不懈努力。

但是近些年,牛华勇院长体会到与学生的联系不如以前,他对此深表忧虑。“一方面我现在面对的班级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学院的学术工作从课程建设为中心转向了课程与研究双中心。我的工作内容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与同学们的联系大大减少了。但人才培养和核心,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播,更重要的是心的陪伴,以及诸多的互动。”因为人的工作,是通过交流,而不是单方面的传播完成的。

未来他希望多拉近和学生们的距离,牛华勇院长讲道:“每位学生都是一棵树,我们要确保每一棵都长成参天大树。”他和学院的任务就是浇水施肥,守候着学生们生枝发芽,成人成才。

结语

采访结束前,我们想让牛华勇院长简短地展望一下,未来十年商学院是什么样子,他非常坚决地给出以下的七个关键词,来形容十年后的商学院,那就是“学科强大、特色鲜明、硬件先进、服务到位、资金充裕、收入丰厚、声誉卓著”。显然,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这是一个需要政策、资金、机制等所有的办学条件都达到最优状态才能实现的目标。

“北外是全国重点院校,也是行业领袖型院校,在长期中看,商学院不应该总是低于学校主流学科的水平。”牛华勇最后强调:“在最近几年,我们设定的比较的目标,是东西走向这条街上的学校(学院南路一带)。在未来,必须把目标调整为南北走向这条街上的学校(西三环北路向北延伸)。我们这一代的领导集体不一定能够完成这个任务,但我们要有勇气向最高水平挑战,至少可以办出一个充满北外特色的、无法替代的现代化、全球化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