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校友访谈|任斯斯:人生有多种选择

撰稿:管理员   2019年01月08日   浏览 2962

任斯斯,2004级会计8班一位聪颖热情、成绩优异、娇小玲珑的北京姑娘,大学时就抱有将来要出国的想法。毕业十年,她一路走来,从中国到美国,从审计到咨询,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呢?2018年8月某一个北京的灿烂午后、西雅图的浪漫夜晚,横跨辽阔的太平洋,她在电话中与我们娓娓道来。

戈丽霞:先跟我们说一下你毕业十年来的经历吧。

任斯斯:工作经历就是毕业之后在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干了两年,然后考托福,考GMAT,然后就出国。硕士读的是Master of Acounting,一年半左右的课程。读完之后比较幸运地找到了一份工作,然后也辗转了美国几个城市吧,现在还是在美国工作。

戈丽霞:你都去过哪些美国的城市?

任斯斯:我上学是在Saint Louis(圣路易),然后毕业之后就去的Milwaukee ,在Milwaukee工作了两个公司,现在Seattle(西雅图)玩的话就去过很多城市了,中西部没有怎么去过,主要是在西部跟南部玩,东部去过一次,那趟把东部一些比较大的城市都玩过了。我记得我们当时先飞到了Washington DC(华盛顿)然后开车去的Philadelphia(费城)然后Baltimore(巴尔的摩)接着去了Boston和New York,最后去的Buffalo(布法罗、水牛城),然后从布法罗飞回Saint Louis。后来公司培训也去过一趟Florida。其实玩主要是在西部,在California(加利福尼亚)Oregon(俄勒冈)去Arizona(亚利桑那州)跟Texas比较多。

戈丽霞:那你最喜欢哪个城市?

任斯斯:我比较喜欢西部,因为Asian population比较多,比较liberal和open-minded。中部也很好,我觉得(是否喜欢这个城市)还是取决于工作环境,因为毕竟同事是你除了家人以外相处时间最多的人嘛。我觉得自己还挺幸运的,虽然人们都说中部比较consevative,they don’t neccessary like the people they cannot relate to,that's very true。但是我当时公司的一些同事跟老板都对我非常好,非常友善,对我帮助也非常大。

戈丽霞:那你现在的工作实现你毕业时的理想了吗?你为什么选择现在的工作呢?

任斯斯:实话实说,我毕业的时候没有什么理想。这实话。当时出国也没有特别确定的目标,然后在美国毕业之后,也没有想一定要留下来工作。后来找到了工作,就留下来了,顺其自然。如果真要说理想的话,我大概是从去年开始有了一个理想的概念。因为也30岁了,确实觉得一生不想一直这样过下去,会有一些想去实现什么,想去创造什么的愿望和欲望。 可能这个问题我十年之后回答比较好,确实十年之前没有理想这个概念,当时比较懵懂。

戈丽霞:嗯,那方便说你现在的理想是什么吗?

任斯斯:我还是想去创业,being part of the building process。因为感觉从毕业到现在一直在不同领域给人打工,但是做过process,做过acounting和finance,现在在学很多SAP包括System application这样的东西,觉得很多东西看得差不多了。尤其是现在科技发展这么快,感到这是个创业的时机,特别创业这种欲望,非常强烈,每天都会都会去想。每天也会因此焦虑,因为毕竟也30多岁了,时间紧迫,有很多急需提上日程的一些事情。

戈丽霞:那你会留在美国创业吗?还是回国呢?

任斯斯:美国创业环境我不是很了解,我更想回国创业。因为说实话,目前在AI和Block-chain上,在Intelligent automation这块,国内的知识跟人才,尤其是data方面的储备不比美国差多少。而且因为自己有一些海外经验,可能回国创业的优势更大一些,可能会能遇到更好的团队和资源。所以我肯定是优先考虑回国。在美国,我觉得对于华人,特别是对于我们Minority来讲资源是一个非常稀缺的东西。无论你是创业啊还是在公司工作都一样,那种天花板Glass ceiling肯定是有的,在西部会好很多,但确实也有。

戈丽霞:在美国,Minority那种感受很强烈是吗?

任斯斯:也没有,我觉得主要看你怎么想了。当然你确实是Minority啦,这是事实嘛,但也不会因此受排挤。但作为Minority,你会感到有一些资源稀缺,尤其你最大的障碍是你没有办法跟那些Caucasian(白种人)快速地建立一种trusting relationship(信任的关系),这在你升迁过程中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他们不信任你,他们很多机会就不会给你,你就缺少很多资源。这个很容易理解,你来自不同的国家,文化信仰和成长环境完全不一样,他们不清楚你对很多事情的perspective(立场),所以很难去建立信任关系。你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去一同相处和沟通才有可能去建立这种关系,我目前还在探索。这可能就是我目前感觉到Glass ceiling的一个原因,尤其对像我们这种Female minority更明显。

戈丽霞:那作为Minority你们对美国现任总统有什么评价?

任斯斯:说到这个就非常好玩,我今天跟公司里我的mentor一起吃饭,他还说呢。因为在西部他们都是Democratic(民主党),所以他们就觉得Trump特别crazy,他们觉得Absolutely people is going for the impeachment for him(他肯定是要被弹劾的),如果这样的话,他会是美国史上最丢人的一个总统。 但是你要知道现在美国的GDP增长是4%呀,对于这么强大的一个经济体,我跟我的counselor说,这是一个miracle。但我counselor说你要看他周围所有人都已经承认自己做过一些Misconduct,admit to guilty,这就不是一个好的现象。中西部(整体)他们对于Donald Trump还是很支持的,但西部这边就是深蓝营,所以他们对Trump完全没有好感。我对于Trump也没有好感,因为它影响我绿卡的进程。

戈丽霞:那你如何评价你过去毕业十年来的收获呢?

任斯斯:收获肯定是有,就是一个经历嘛。从最开始找工作各种不容易,到后来找到工作;从开始不知道如何跟美国人相处,然后到自如地跟美国人相处,以及后来去为自己争取Promotion,争取一些利益……我觉得这就是一些不同的经验。

戈丽霞:你有最大的收获或者最自豪的事情吗?这十年。

任斯斯:就是没有怎么求过人吧,属于一步一步都是自己奋斗过来的,这大概是我最自豪的一点。就是无论多难,自己会不懈地为了那个目标去努力,然后最终那个目标实现了,这是让我觉得挺开心的事情,也谈不上自豪。

戈丽霞:自力更生,还是挺了不起的

任斯斯:说实话,就是运气好,运气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戈丽霞:幸运之神也比较眷顾努力的人。

任斯斯:对,可能吧。

戈丽霞:那你毕业十年以来有没有最遗憾的事情?

任斯斯:我还没有找到男朋友啊。或者说,我还没有找到我一生所爱。I haven’t found my love yet. This is my greatest regret so far.

戈丽霞:那如果回到过去,你会做什么改变吗?

任斯斯:应该早一点学会化妆,早一点穿一些漂亮衣服,性格变得更amiable一点......

戈丽霞:那就不是你了。

任斯斯:可能吧。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遗憾。即使过去走了一些弯路,对于我来讲感觉也是一个growing pain,也是成长一部分。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遗憾,so far so good。

戈丽霞:那你觉得现在什么对你来说最重要?

任斯斯:如果短期来看的话,那必然是绿卡呀,因为毕竟在美国待了这么多年了。最开始也没有想要绿卡,到待了两三年之后,我就觉得还是要争取一下的。现在既然已经为这事做了足够多的改变,包括之前从Milwaukee搬到Seattle,换到安永工作,都是为了绿卡。我肯定希望最终能拿到的。长期我还是希望能自己创业吧,希望能有一份更加淡定、更加平和的心态来面对高高低低,起起伏伏。这可能比创业更重要一些。再有还是希望找到一个能携手一生的人。

戈丽霞:所以再过十年你希望自己是什么样子?

任斯斯:我希望我起码淡定一点,平和一点。对于得失啊,对于生活工作上的高低起伏啊看得淡一点,有一个平和淡定的心态,我觉得这是很难得的。我也经常看国内那些真人秀,我特别喜欢极限挑战那个节目,特别喜欢其中的一些人,特别喜欢他们之间那种感情。可能因为我在国外也呆久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特别好的朋友。当然会有一些能说得上话的人,工作上也会有一些比较合得来的人,但感觉不是真的友情。我觉得我还是非常看重感情的,希望以后能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无论是朋友,爱人还是家人。

戈丽霞:那北外对你意味着什么?对你的工作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任斯斯:好的影响肯定非常多。我妈就老说,唉呀你要当时没上北外,英语就不可能那么好。北外在语言方面对我的影响和帮助非常大,毕竟学校每个人都在学外语,而且我们是英文教学。这对你来美国工作生活肯定有不可言说的益处。校友的影响实话实说还没有太感觉到,我知道北外校友在国内基础非常强大,大家发展都非常好。但在国外感觉跟清华北大比起来稍微弱一点。

戈丽霞:不过听说北外最近成立了北美校友会,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那大学的时候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或者一个场景是什么?

任斯斯:每次quiz之前背单词,唉呦我的娘啊那东西。还有就是考高数之前,无论是微积分还是统计,唉呦我的娘啊。所以考试之前复习的时候是印象最深的时候。

戈丽霞:那大学时期有没有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老师?

任斯斯:彭龙老师、牛华勇老师,然后像宋泽宁、于石光、邱怡,很多呀,太多了。还有给我们讲成本会计的浦令舒……他们的脸我到现在印象都非常深,我相信如果我现在在大街上看到他们,如果他们没有很大变化的话,我肯定还可以认出来。

戈丽霞:那时候有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课程吗?有没有对你的工作生活影响特别大的课程?

任斯斯:对于我来讲肯定是英文课。因为我现在在安永做consulting/advisor,英文沟通能力很重要。

戈丽霞:安永的Consulting也是偏向于finance这块的吗?

任斯斯:不是,我们是Management Consulting,跟McKinsey和BCG的区别是他们focus on strategy,我们focus on process implementation and process improvement。但我们skill set是一样的,做Consulting最重要的是你能快速地去学习一个全新的东西,而且要能把它put into practice,这是一个key skill set。然后会和很多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工作,他们也都来自于非常好的学校。我有时候会觉得如果本科学一些更fundamental的major,比如mathematics或者physics,或者computer science,可能对于以后的职业发展更好。现在来看我觉得business对于本科并不是特别好的一个选择。

戈丽霞:那Acounting也很基础啊,也很fundamental不是嘛?

任斯斯:没有,它并没有fundamental地锻炼你的critical thinking,或者培养你对于business的logic。你会发现学习math和computer science的人,通过本科4年不间断的训练,他的critical thinking ability,快速学习的能力,以及logic比一般人强很多,会比一般人学东西要快很多,分析能力要强很多。用俗话说就是你会觉得他们比学business的人要聪明很多。

戈丽霞:那在business school里,acounting、finance跟其他学科相比呢?

任斯斯:Acounting和finance肯定是好的专业。因为他非常practical,绝对可以帮助你在毕业之后找到一份工作,毋庸置疑。但从长远来说,acounting and finance, they can get you into the door,但是仅靠这些专业很难讲你能走多远。 然后越往后走需要很多别的东西,不仅需要technical skills,包括非常强的学习能力,critical thinking,analytical skills,独立思考的能力;但更需要的是people skills。我觉得北外的people skills影响非常大,尤其是咱们的business school。我觉得对于一个人长远发展来讲,people skills要远远重于technical skills。回到你刚才问我的那个问题,就是问我有什么希望可以做出改变的,我觉得我希望能在学校多培养自己的leadership,这对我现在包括以后都会更有帮助。

戈丽霞:有什么想跟学弟学妹说的话吗?

任斯斯:我觉得大学时间好好谈恋爱,好好玩,培养自己的leadership,培养足够的technical skills,这样的话可以让你get a job after graduation ,这足够了。然后don’t take things too seriously,life is good。不要说我毕业之后一定要去四大,去McKinsey。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人生的可能性有很多种,没什么大不了。

戈丽霞:那你现在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任斯斯:说出来都丢人,打扑克,争上游。我也非常喜欢听歌,看电影,看看Youtube追追美国的剧,追追国内的剧。也经常会去运动,工作比较忙,确实要保重身体。没有什么特别高级的兴趣爱好,想培养一些,但你要知道培养高级兴趣爱好是要花时间的,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基本上时间都用来睡觉了。

戈丽霞:那中美贸易战对你们现在有什么影响吗

任斯斯:我们这边所有的美国人都觉得这是一个very stupid decision,然后他们都觉得长期肯定Globalization是一个趋势。具体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影响,可能再过几个月物价会有上涨。 但我还是更担心贸易战对国内的影响,因为我知道国内物价已经很高了。现在感觉很多东西国内真的不比美国便宜,和美国这边一样,或者更贵。

戈丽霞:而且美国的平均收入更高一些是吧?

任斯斯:对。在西雅图这边,如果你学的是computer science,一进google或Microsoft起薪就是16万到15万美金的年薪。这基本就是大公司的起薪。 就拿一个印度家庭来说,妻子跟丈夫全都是coder,如果他们都是在大公司工作的话,家庭年收入大概40到50万美金是不成问题的。

戈丽霞:那房价呢?

任斯斯:一套西雅图的公寓,带三到四个房间、两个bathroom的,也要one million美元以上。这里买房子确实不是一个特别大的负担,不像国内,这里确实是一个affordable的事情。

戈丽霞:那你最近有没有推荐的书、网络课程什么的?

任斯斯:没有什么网络课程,只在网上学一些跟工作相关的,我现在在看big data之类的东西。我确实想要多读书读好书,但一直还没抽出时间,实话实说。

戈丽霞:刚才你说去过好多地方旅行了,有没有特别推荐的地方?

任斯斯:那就是加州的一号公路!景色美不胜收,我走多少遍都还想再走一遍。然后我非常喜欢海,我从小在北京长大没怎么见过海,所以我每到周末就特别喜欢去海边跟湖边转悠。另外美国的森林公园非常漂亮,我觉得能去几个去几个,景色都不一样。

戈丽霞:如果学弟学妹对你的工作领域有兴趣的话,除了你刚才说过的people skills和technical skills,还有什么建议吗?

任斯斯:Communication肯定非常重要,对于各种工作communication is very key。然后As you move up, communication is really deciding where you can go. The technical skill is just something to get you into the door.

戈丽霞:那你平时怎么减压,那有没有平衡和协调工作跟生活的办法? 打扑克吗?

任斯斯:你是说work and balance是吧? 主要就是上班的时候积极工作,尽量不加班,如果必须要加班的话,也尽量少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