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校友访谈|滕晶:一路欢歌,飒然而行

撰稿:管理员   2019年01月08日   浏览 2611

滕晶,当年班里的团支书,校权益部的部长。大脑理工女,身体小文青。一半御姐,一半萝莉。毕业之后见面虽然不多,但是朋友圈始终在出卖她。多姿多彩的十年,也到了爆料的时候了。果然,一说要见面,就被邀请到了她新开张的买手店里。

十年

Q:先把你毕业十年以来的经历跟我们分享一下?

A:毕业之后先去了一家外资银行做客户经理。去了之后感觉公司内部很少系统培训,学不到东西,而且在大企业做小螺丝钉也不太适合我。我比较擅长人际沟通、资源维护这一块,也想找一条更快的途径能够让自己得到成长。所以我后来去过一家基金会,负责一些重要的经济会议的翻译加外联,也在投资公司做过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相当于财经公关。积累了一些资源和业务知识之后我决定去资源变现,于是就和一个合伙人一起做投资。同时我读了清华经管的EMBA,我要去看看各行各业的企业家具备什么样的素质以及他们是怎么创业成功的。每个行业创业过程中真正的规律和关键点,有很多是在书本上学不到的,要听听实战过的人分享。这段读书的经历我觉得还是收获很大的,对做投资很有帮助。现在我自己单干了,管理一支小基金,是从今年年初开始的。

Q:为什么选择创业?

A:其实是逐渐走到这一步的。一开始是因为穷、年轻、敢闯。后来是事业心驱使,觉得我有条件在能力范围内做一些尝试。我觉得北外的女生还是比较上进的。人还是得做事,尤其是女性。你得创造点价值,得有点影响,往大了说就是对社会对国家是吧,往小了说是对家庭对自己对孩子。你做不了那么大,能力有限,但我觉得要力所能及的有点影响,有点价值。而且努力了之后很有成就感,父母、老公都挺为我骄傲的。比如说我开买手店,该怎么弄,三下五除二就开了,我有朋友就说,你怎么能什么都懂,怎么做事情这么有条理性,怎么能这么理性,都有点崇拜我了。你那时候就是你也会有虚荣心啊,被夸得飘飘然了(笑)。不做那种碌碌无为的人,能有点自己的小事业,或者做成那么一些事,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

Q:可以具体讲讲你是做哪块的投资么?

A:之前做Pre-IPO项目,是不太分行业的,它的逻辑判断的方式方法跟早期项目不一样,现在想尝试一点早期项目,天使轮甚至种子轮,目前我的侧重点第一是大消费领域,主要偏重由新技术、新消费习惯带来的新的消费品牌,消费里的衣食住行可能是衣食偏多一点;其次就是智能家居,因为在这一块有一些资源。

Q: 你觉得投资最重要的是什么?

A:价格。就跟你买东西一样。最最重要的,就是性价比合不合适。但能不能判断出来性价比合不合适,那就是很多很多要素放在一块的,你需要不同的资源和渠道来帮你判断这些要素。另外,我觉得投资做到最后就是资源整合。你不要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我明明就不是一个搞研究的、能把财务搞得很清楚的,为什么要去考CFA呢?我之前也想过考一个,看了之后觉得唉呀太头疼了,哈哈哈哈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学这个事情,已经过了那个学习的年龄了,所以你就要找到一套适合自己的学习的方式方法,能把自己优势发挥到极致,然后你要知道怎么去找合适的人去合作,补足你的短处。

Q:听说今年因为大环境的变化,很多投资机构都很困难。

A:大资金方大基金不是从高净值客户拿钱的,主要是国企的钱和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地方基金的钱一部分国家拨款一部分就是自己的财政了,也就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募资渠道主要是贷款。所以上半年去杠杆之后,银行也没钱,连带着都没钱,很多大规模的基金就有危机了,这一轮肯定会死掉一批,我觉得。反而是小基金,整体还好。因为钱的来源不是特别依赖政府、而是来源于高净值客户。其次就是我现在不搞大基金,不用养很多团队,我现在手头的项目池,我自己也能维护得比较从容;出资人也不强制我必须一年或者多久把钱投出去。所以大环境虽然一般但是我受的影响还不太大。

Q:听你一说,感觉投资是有细分的,而且可能比我们这些圈外人想象的还要细得多。

A:是的。你会发现投资机构,投不同阶段的都是不同的细分领域,做早期的根本不理解做Pre-IPO的,反过来也是。而且每个人的投资逻辑啊方式方法啊,包括尽调的内容完全大相径庭。我认识很多顶级机构的人,每一家的风控手段是什么样,可能全都不一样;风格也都不一样,跟老板的风格特别一致。一家投资机构老板之前是干什么的,经历是什么,跟这家企业的基因完全一脉相承。

Q:怎么想到开这样一家买手店了?

A:开这家店的原因也是觉得做零售和做消费品有很多东西大逻辑是相通的,我想感受一下开一家店是个什么样,再加上时尚穿搭也是我的爱好。我的合伙人负责产品渠道,我负责店面整体的规划和运营管理。综合评估了一下,觉得成本可以承受、而且不需要我投入很大精力,所以很快就决定干起来。项目不饱和的时候就来店里,还可以约朋友在这聊天聚会。朋友们有一个挺舒适挺放松的聚会场所,尤其是女性朋友感觉很好。

Q:你怎么评价你过去十年的生活呢?

A:前几天在三里屯玩儿的时候,遇上了两个女生上来采访,可能是做毕业论文还是什么吧,问我对于现有的家庭和现在的生活满意吗?我说我超级满意,我觉得各方面都挺好的。

Q:你实现毕业时候的理想了吗?

A:我毕业时候理想挺模糊的。当时第一想法就是毕业赚钱,赚了钱再说别的事。而且要想我在这能学到啥,能不能对自身的价值有提高。中间我辞职的间隔期也想过干别的,其实我是个比较文艺的人,比如说我想去北京电影学院学个导演,在家学了两个月,看书、拉片儿。后来觉得自己没天赋,算了。比如去年的时候想创业,EMBA也毕业了嘛,然后当时就觉得要不开个咖啡馆?结果调研了一圈发现咖啡馆几乎都是赔钱的,开连锁的话又没有相关的经验,于是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就觉得我想做的是一个事业,是将来有发展的有持续性的大事,而不是想做一个小生意,打发时间就过个生活的。梦想不是说一下子非要够到,而是你一开始觉得这里差不多能够得着的时候,才会说你有一个新的目标。就是每一阶段对自己都有一个要求,是循序渐进的。前几年我跟大机构这种MD,都是40多岁在行业做了很多年的人,和他们聊天,会觉得有时候hold不住,社会经验、知识储备,根本hold不住,但比如说现在我跟上市公司老板聊天没什么问题,就是相当于你在各个方面给自己设标杆嘛对吧?你到每个阶段,你觉得你跟什么样的人能对上话,互相说话能理解,其实就是你的能力在提高。我今年的要求和去年的要求都不一样,自己觉得你还有能力,还有一些可能性和空间,那你就还要往上去努力。我觉得人就应该在年轻的时候艰苦奋斗,就应该勤奋工作,然后就应该敢于尝试和折腾。当然每个人能够折腾的那个线是不一样的,有些可能要考虑很多,比如说男生创业,他就会有很多顾忌。因为这个社会对男性有很多束缚和世俗评价,比如要保证妻儿老小的基本生活条件,而且不能轻易失败。但我觉得对女生就不这么苛刻。尤其我比较幸运的是家庭幸福,全家人都很支持我干事业。我就觉得我有各种条件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自我

Q:你觉得你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

A:典型的水瓶座。天马行空想干嘛干嘛,喜欢自由,不喜欢束缚。另外我干事儿很干脆,只要想好了,执行力很强。我开买手店从构思到开始干只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你觉得这件事情对它预期是什么样,要花多大的时间金钱成本,结果能不能承受,想明白了,就可以了。就跟选老公一样,你喜欢什么样人你自己不知道吗?他具不具备这些条件,哪些是你能容忍的,哪些是你不能容忍的,不能就pass掉,对吧?而且我一点也不对我自己的学习能力犯怵。比如说我创业,我直接就当合伙人和股东去了,我一点都不会说我之前没有具体的做过投资而犯怵。我觉得只要肯花心思,肯学,有什么难的呢?事实证明也是这样,我学的特别快,所以成长很快。我发现很多人工作是不思考的。有的人把工作看成是一个打工赚钱的工具,别人给我什么,我完成了就得了,而不是考虑说我如果想参与这个项目,我会怎么做?我没有完整的做过具体的DD、写报告,我很多细节没做过。但是我整个流程看下来,跟过几波,在风控委员会上、投委会上慢慢总结每个人的思考方式、思考的缜密性逻辑性,然后我会找每个项目里的行业资深人士去聊,去快速学习,找到一些重点。

Q:有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很自信的人?

A:哈哈。有时候可能都over-confident了吧。我觉得一方面是原生家庭的原因,一方面是后期慢慢积累的,我每次给自己设置比较适当的目标而且努力去实现,做事情认真、靠谱,会得到别人的反馈和认可,所以慢慢积累起来的自信心。

Q:这十年以来,你最自豪的事是什么?有没有遗憾?俩问题。

A:无所谓遗憾也无所谓自豪,既没有成功也没有失败,就是我觉得我过得很幸福。我想做的都做了,不是做了什么惊天伟业,就是完成了一个个小目标。过去十年我任何一步选择,我觉得都的是非常正确的。你如果后悔的话,那说明你当时没对自己负责任,只要你是对自己负责任作出的决策没有对错。而且我觉得成功、财富这些都是机缘,一个人是不是把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好,跟成功与否、财富多少也不是正相关的。

北外

Q:学校里头有哪件事让你印象特别深的吗?

A:大家英语怎么都这么好,老师上课全英文我听不懂。然后就天天早上起来学英语。另外咱们宿舍好像除了王浩娉之外都不怎么学习,你到后两年好像也好点了(笑)。还有一个就是咱宿舍老是说晚上集体不吃饭,唯一能坚持住的就是王浩娉。反正我从来没坚持住过,咱们总是大晚上的在学校小吃摊儿关门之前跑过去买一堆吃的回来。

Q:确实,大四时候你有一次很严肃地提醒过我的体重。大学时候印象深刻的老师呢?

A:我毕业论文的导师,朋震老师。我写论文那会儿工作单位要求实习,经常加班,我毕业答辩都差点给忘了,头一天才想起来,准备得特别仓促。但是朋老师对我挺宽容的,特别感激。

生活

Q:平时怎么休闲?

A:我爱好特别多,没事喜欢看话剧,看画展,喜欢关注时尚,跟艺术有关的基本我都喜欢,还因此结识了很多朋友。我还在家自学尤克里里,学滑板。还有喜欢健身,每周坚持两三次。

Q:那你时间都哪来的呢?

A:我属于那种闲不住的人,时间必须充分利用。比如说陪儿子的时候,他骑自行车,我滑滑板。孩子和爸爸玩游戏的时候我跳跳舞。

Q:如果要是让你推荐好玩的地方去旅游,你第一反应是哪个?

A:如果只是度假放松,我推荐去马尔代夫。如果想逛文化相关时尚相关的,建议去意大利。

想说的话

Q:你对学弟学妹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A:大学期间要形成一种良好的思维方式和正直的价值观,看清自己的优劣势,锻炼人际交往能力。让自己在精神层面上更强大,我觉得逆商特别重要,遇到挫折时候的自我调节能力。大学的时候如果就能锻炼这方面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Q:如果有学弟学妹也想从事投资的工作,你有什么建议?

A:我其实不建议大家直接做金融,我建议大家先做做实业。但是我指的不是说你去实体企业去当一个小螺丝钉,对公司其他业务都不了解,那也都白扯。在一个实体企业里,对他整个组织架构、运营方式、然后怎么去做事情,有一个基本概念,在行业里有一定的积累了,你再去做这个行业内的投资会比较驾轻就熟。

未来

Q:近期有什么小目标吗?

A:小目标就是挣钱,因为做投资要给出资人赚钱呀。

Q:自己单独干觉得难吗?压力大吗?

A:难。所以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很重要。你比如说我这个出资人都是很熟悉我、信任我的人,你拿人家的钱做一个项目,投出去打水漂了,怎么办?是不是你哪块的工作做的不细心?漏了什么风险点,你是不是没想到?现在还没成为商业模式,形成了商业模式之后老板就不管这些事了,都是团队去做了,对吧?

Q:往后十年,你想过你什么样吗?

A:十年之后肯定主业还是从事投资。我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团队,能把规模慢慢做起来,找到互补的团队,合适的合伙人,专心在投资行业深耕细作下去;在行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不需要大而全,小而精也行。

遇到困难

Q:这十年里头你有没有特别迷茫的时候?

A:去年迷茫了。合伙做投资因为一些原因走得不顺。我认定的事情我会全情投入,但是当很信任的人和事情没有得到相应的反馈,跟自己预期的不一样,挺失望挺难过的。那段时间我就问自己,是不是得自己单独创业了。其实我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当最大的头儿去做一件事情,也没想过自己去承担这么大压力。但是我也觉得,反正这几年自己一直在成长,什么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就很平静,觉得自己变强大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能承担得住事儿了。遇到事情能很冷静地处理,而且不要去影响你的日常睡眠,也不要影响跟家庭相处的时间。工作上的事情和家庭生活我觉得要分开,这点很重要。

Q:那你工作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自己变成男人了?

A:哈哈,其实在投资圈,女性在资源开拓上比男性还是有优势的。但是想把关系做深是有难度的。所以女性做投资既有优势、也有劣势。不可否认这一行对女性是有歧视的,一般先入为主就会觉得女性是不是玩玩票、不专业。确实我也不是从专业做投资开始的,我是从做资源关系,一步一步曲线救国这么过来的。开始的时候肯定不专业,也自卑过,人家会不把我当成合作伙伴。所以你要不断学习成长、变得越来越专业,当别人以为你不懂跟你聊的时候,发现这些你都懂,他会对你刮目相看。

Q:那么如果跟大咖或者大牛对话的时候,你确实不懂,你会怎么做呢?

A:问。但要分问题是不是很stupid。我还是会比较坦诚的。比如说在我还不太懂IPO的时候,跟一个同行的人聊,我就会问他很多细节,他就会说唉你这都不懂吗?我说我确实不了解IPO流程,我负责的工作不是这一块的。他说那你基础的东西得查查,我说我上哪查去,百度吗?我才入行,都不知道用什么专业的网站或者渠道去获得这些知识。但是我不装也不藏着。比如说我这东西不会,我就去问。但是基本的概念性的东西、能学的自己全学了,不能连问都不知道怎么问,比如说这明明是个面条,你还问这吃的什么啊,那就是自己应该做的基本功课都没做了。当你发现怎么查也学不到的时候,就得去问专业的人了。


采访后记

足吃足喝足聊之后,我脑子里一直浮现两句话:成功是有方法的。幸福是会传染的。祝福滕晶同学一路欢歌一直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