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校友访谈|从金融分析师到央视主持人:尽我所能 从我所爱

撰稿:管理员   2018年12月24日   浏览 3592

颜华,大学时名为颜桦,曾经的院花。一直以来,她在大家印象中都是一副精致、优雅、美丽的状态,也是同学中少有的目前从事媒体工作,在央视电影频道当主持人的神秘女孩。毕业十年,从投行到媒体,从金融分析师到央视节目主持人,她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呢?2018年6月的某个周日,在王府中环二层的Cafe里,颜华为我们分享了她的青春年华。

Q&A

戈丽霞:毕业十年了,跟我们分享一下你这十年的经历吧?

颜华:这十年我的经历大概可以分为两块:前四年在投行工作,后六年转行做了主持人。当然无论是做投行还是后来做主持人,中间也换过一些单位,但是从整体行业上来看,主要就这两部分。

戈丽霞:为什么会改名字?

颜华:因为我的名字“颜桦”的“桦”字应该读四声,我们大学的同学都知道。但中国太大,很多地方的观众看到这个名字就会读“颜华”,有一些读“颜烨”,还有一些可能会不知道该怎么读。所以为了好认,我就想改成更简单的。

理想

戈丽霞:那你现在的工作实现你的理想了吗?

颜华:我觉得现在的工作是实现了阶段性理想吧。转行做主持人后,我希望能够做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希望有一个比较大的平台能够被全国观众看到,我觉得这个目标算是实现了。但是对于人生来说,以后的目标是什么?人生的整体目标是什么?我目前还没有想好。也许之后会发生其他的事,然后目标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所以只能说现在是实现了阶段性目标。

戈丽霞:那你为什么选择现在的工作呢?

颜华: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可能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同学的想法就是找一份体面、工资高、待遇好、工作环境也比较好的工作。最开始我也是这么努力的。但在投行工作了四年之后,我的想法发生了变化,更希望去做一些自己真正感兴趣、能够充分发挥自己才能的事情。所以在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更希望去挑战一下自我,去实现当时的那个理想。

生活

戈丽霞:如何评价你过去十年的生活?

颜华:我觉得太动荡了,动荡!怎么说呢?有好有坏。我在追求这个理想的道路上,其实没有那么一帆风顺。比如说,转行做主持人也没有一步到位。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做了一个网络节目的主持人;然后做了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但它不是卫视节目,不会被全国人民看到;直到后来我又参加了旅游卫视的主持人大赛,得了前三名,开始给旅游卫视做节目,才上升到卫视平台被全国大部分观众看到;最后才是上升到央视的平台,被更多更主流的观众看到。所以虽然转行了,但不是一步到位的,也是经历了很多,是一步一步去寻找一个更理想的位置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在我看来比较动荡。

戈丽霞: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会做什么改变吗?

颜华:可能不会做什么改变,估计还是这样。在我转行做主持人之后,曾有人和我说,如果你早知道自己的职业路径,你当时就不要去投行,大学毕业时就做主持人好了。但后来我想了一下,我觉得不是这样。因为主持人太多了,在全国范围内,我到底有什么特点令我与众不同,让我能被别人记住?我觉得其实就在于前我在投行的这一段与众不同的经历。

职业生涯

戈丽霞:你主持生涯一开始是在凤凰网?

颜华:对,那也是挺好的一个平台,名字比较响亮。现在新媒体也很火,也有很多人去追求新媒体的工作。但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我个人会觉得电视更加主流一些,也能够被更多的人看到。

戈丽霞:那你后来是去了旅游卫视对吧?之前又是去了哪里呢?

颜华:旅游卫视之前去了CCTV旗下的一个数字频道,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它虽然是个电视节目,但由于只是一个数字频道,在频道列表里边比较靠后,所以这个工作只算是一个过渡。直到后来我参加了旅游卫视的主持人大赛,主持卫视节目之后,我觉得才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收获目标

戈丽霞:十年以来令你最自豪的事情,或者说你最大的收获?

颜华:最自豪的事情就是我转型成功了!2012年我成为一名网络节目主持人,开始只算是一个试水吧,当时没有想到真的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但是后来真正一步一步地转型成为一个央视节目主持人,这是我觉得最自豪的事。

戈丽霞:那么你十年以来有最遗憾的事情吗?

颜华:如果说遗憾的话,我觉得转型中可能浪费了一些时间。有时候会想转型的过程能不能省略一两步更快的到达。中间6年的时间有点长,我会觉得遗憾。但现在回首起来可能这也无法避免。它需要机遇和积累。而且这6年我有很多经历,比如主持了很多活动,这可能是一些刚走出校门的主持人没有的。

戈丽霞:未来有什么目标,或者有什么大项目?

颜华:我觉得谈不上目标,就是希望在工作上能够取得更多的成就;并且能够做一些对于社会更有意义的东西。

戈丽霞:其实我一直也想问你,你现在是央视电影频道的主持人,你喜欢娱乐业吗?还是说你想做财经主持?或者像崔永元那种挑战社会不公的主持人?你是想做哪个方向呢?还是说你其实也不满足于仅做主持人?

颜华: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觉得现在说这个可能有点太早,但我确实希望能够做一些对社会有正面影响的事。其实我没那么喜欢娱乐业,也没那么喜欢财经,我自己比较佩服的主持人是像董卿这样的,我觉得他是能够给社会带来正能量的人。但你说他是属于某个领域的节目吗?我觉得也谈不上。可能算文化类的吧。但是他确实能被大众接受,能给大家带来正面影响。比如说它能够让更多的人喜欢诗词,喜欢文化。如果只是娱乐的话,我觉得大家可能笑完了就没有意义了。我希望做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比如我现在做的这个旅游节目,它有一个好处,就是带领你的观众们去看世界。因为国内观众有些生活在比较偏远的地方,并不都是物质条件很优越,想出国就能出国。如果他们能够通过这个节目看到更广阔的世界,我觉得就很有意义。

戈丽霞: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正大综艺》。

颜华:对,很像《正大综艺》,我觉得很有意义。但说实话,现在电视领域可能有些娱乐至上的风向,我们做的这种节目不见得能被很多人喜欢。但我还是希望做这种类型的节目,有一些知识性文化性的东西在里边。

戈丽霞:其实我觉得你去采访那些大导演之类的也挺有意义,因为电影也是一门很高深的艺术。

颜华:是这样的。我们做采访的时候也希望能够挖掘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让观众了解一些之前不了解的东西。所以我们去做采访的时候,哪怕是跟电影有关的采访,也不会只停留在一些娱乐或者八卦的层面。我们会更多地关注这个电影本身——它的立意、拍摄手法等等。这就是我刚说到的,目标是希望通过这些节目让更多的人了解一些他们之前不了解的事,这个才是意义所在。

戈丽霞:那你采访了那么多名人,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或者特别喜欢的?

颜华:我特别喜欢汤姆·克鲁斯。

戈丽霞:哈哈,是因为特别帅吗?

颜华:说实话,他真不是特别帅。因为我们做这行见过很多明星,有一些走出来特别有明星范儿。高大英俊或者风度翩翩的太多了。汤姆·克鲁斯的外形在这些欧美的男明星里面不算特别出众的,但是我觉得他特别难能可贵的就是非常有亲和力,丝毫没有任何架子,对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特别友善,特别有礼貌。不管他最终取得多高的成就,他能够保持这样一颗很谦逊很平和的心,我觉得这是一个人让我很佩服的地方。

戈丽霞:现在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呢?

颜华:睡觉算吗?我总是觉得很累,所以我一般没有什么事的时候我就喜欢睡觉。此外我也喜欢看电视。

戈丽霞:那你喜欢看什么类的节目呢?

颜华:各种节目什么都看。电视剧不太看,看综艺节目、文化类、新闻的比较多。可能因为自己做这一行吧就多看一点,从那些比较优秀的从业者身上多学习。

戈丽霞:你觉得现在来说什么对你最重要?

颜华:最重要的是工作。对于我这种性格的人,真正的追求可能确实是无止境的。目前,我希望我的节目能够被更多的人看到,被更多的人记住。但也许当我被更多人看到和记住的时候,我又有其它的追求了,这可能取决于一个人的性格!

北外

戈丽霞:北外对你意味着什么?对你的工作生活有什么影响?

颜华:我觉得有特别大的影响,真的。就相当于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在过去的十年当中,不管是做投行,还是后来当主持,和其他同行相比,我觉得最让我与众不同的就是北外毕业的背景,在英语方面要比非外语院校的人更好一些。比如在投行的时候,学财经的人太多了。在中国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财经类院校,海归就更不用说了。但我觉得北外在外语方面给予了我更多优势,特别是和那种专门学财经的人相比。另外,北外的氛围和风气也很好,大家很强调社会活动,所以社会能力就比较强,比那种死读书的所谓学霸更强一些,我觉得这就是优势所在。这在我做主持人之后也有体现。因为我是北外毕业的,在外语方面比一般的主持人更有优势一些,跟国际友人打交道更容易一些,所以才会去做跟海外有关的节目。

戈丽霞:嗯,大学时期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老师?

颜华:彭龙老师。我觉得彭老师是挺有人格魅力的一位老师,对他印象最深刻。

戈丽霞:那大学时期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课程是哪门?

颜华:我觉得一个是英语课,还有一个就是会计课。会计后来用到的也挺多,可能不管投行或者非投行,但凡跟财务打交道的话,我觉得会计都是用到最多的。其他的学科好像应用没那么广。

戈丽霞:你大学时期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或者一个场景是什么?

颜华:印象深的有好多,不过有个事情直到现在我都在想,当时是不是会有一个更好的选择。我大三的时候,我参加了深圳卫视做的一个“青春之星”的选秀比赛,得了北京市的前十名。深圳卫视要求我们花一个月的时间到深圳去参加全国总决赛,各个赛区得了前十名的人一起来参加。我当时就拿着人家的那个通知去找我们辅导员请一个月的假。那时辅导员就说,你以后要进演艺圈吗?我说不是,我说我就是觉得好玩,我就去参加,参加我就入选了,然后我就想去总决赛看看。辅导员就说,那你如果不进演艺圈,干嘛花这个时间花那么多精力去参加这些?你干嘛要去跟人家北影啊中戏的那些人去比?你这个也很难比得上,你还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你如果以后要找这个金融财经类工作,你就好好把精力放在这些方面。当然他的教育只是一方面,因为最后的决定权在我自己手上。但是我当时真的也接受了,我想我以后不会从事这个行业,我不可能去做这些东西。然后我既然是学金融的,以后肯定是找财经类的工作,所以确实没有什么必要参加这些比赛了,那就算了吧。所以我就没有去。但是后来,特别是我越来越大了之后,思想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凡是有机会的我就都会去争取,我不去想最后结果到底怎么样。因为如果我不去试就没有结果,我必须要去试了,才有可能说到底有结果或者没有结果,但如果试都没试的话那就什么都没有。

寄语

戈丽霞:说一些给学弟学妹的寄语吧?

颜华:我觉得一定要学好英语!其实我觉得自己都还不够用功,照理说真的应该趁在北外的那几年好好的提高英语水平,能提多高提多高。因为现在看来,可能我们的外语水平是比那些非外语类院校的人好一点,但是现在的孩子们受的教育更好,比如说从小就在海外长大,或者说是中学就到海外去读书的,他们的语音可能会更加纯正地道一些。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不管从事什么行业,英语都特别重要。英语好就是一个优势,所以学好英语吧!

戈丽霞:如果学弟学妹对你的工作领域有兴趣,有什么建议?职业路径,有没有什么关键技能啊书籍课程啊之类的?

颜华:如果是说我现在的职业经历的话,我觉得不是很具有通用性。因为现在这个行业对于北外的同学来讲不算很对口。如果是北广的学生会更容易一些,因为现在做主持的人太多了。如果在北外的话可能就要看自己的爱好,如果从小有一些文艺爱好,然后去参加一些比赛,比如主持人大赛啊等等,可能是一个途径吧。如果要去投行的话,可能会对口一点,就是学习好基本知识,多去参加一些社会实践。社会实践我觉得在大学四年里头越早越好。到校外去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和实习特别重要。就我们当时找工作来看,其实别人非常看重的是社会实践经验,包括你在什么地方实习过,是不是参加过一些大赛之类的比较特别的活动。校外活动可能会比学校里单纯的成绩和职务更有分量一些。

戈丽霞:请你推荐几本好书、APP或网络课程吧!

颜华:我最近在看一本书别人推荐给我的的书,名叫《枢纽》,作者是施展,是讲中国3000年来的历史变化,发展演变等等,对于更多的了解中国的过去还有一些趋势有帮助。

戈丽霞:我觉得网络课程你可以直接推荐一下你自己的节目《颜华游天下》啦,所以你印象最深刻的旅行地或景点是哪里呢?

颜华:太多了太多了,我想想。比如摩洛哥、巴拿马、阿布扎比、卡塔尔、多哈等等,很多有异域风情的地方都很好。因为我觉得对于大部分出国旅行的人,首先可能是去一些美欧经济发达地区,已经非常现代化的地方。然后大家去过了这一批地方之后呢,可能就会选择一些有独特的异域风情的国度。虽然有些地方未开发,但是那种风情可能是比较少见的。比如说阿拉伯风情,伊斯兰风情,这些比较特别。

感谢学姐抽出时间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