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校友访谈|任燕:不惧变化 不断学习

撰稿:管理员   2018年12月24日   浏览 2910

时间:2018年6月16日

地点:京兆尹花园

被访谈人:任燕--04级会计8班

访谈人:宗岩

一落座,任燕这个快人快语的西安女子就催我单刀直入。搞得访谈人比被访人还要害羞,正常吗?在自带hold住气场的被访人面前,太正常了。

经历

宗岩

首先请你把毕业十年到现在的经历跟我们分享一下吧。

任燕

我毕业加入了一个咨询公司,主要做快消咨询。干了三年,工作强度实在太大,就跳到了一家德企的市场研究公司叫GFK,从快消品转到了科技行业的咨询,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一个科技行业人士。当时在这家公司做手机产业链研究、以及移动端设备,穿戴式设备的研究。工作了两年多,联想这边挖我到集团战略部负责亚太区战略规划。现在还在联想,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目前我还在读港科大的在职MBA,也是两年前跟公司申请把我relocate,可以半工半读。咱们北外有很多同学在港科大念MBA,我有很多双校友。毕业十年来的经历主要是围绕在工作跟成长方面,个人这方面就是依然single,不知道算不算北外的优良传统(笑)。

宗岩

你觉得现在实现了你毕业时的理想了吗?

任燕

我不知道呀,我毕业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我觉得大家在上大学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平凡的人,觉得自己跟别人挺不一样的;工作着工作着就觉得还是有挺多不平凡的人的。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吗?不好回答。

宗岩

为什么选择现在的工作?

任燕

我当时从科技行业咨询公司转到联想亚太区战略规划,觉得这个平台对职业发展还是比较好的,所以就去了。我的职责就是技术跟商业之间的桥梁。我觉得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是我的优势,能够想象技术的商用并且能够把商业化潜力沟通到企业决策人。就拿AI来说,有一些业内的大佬就说过,技术人员想要成长起来是很快的,但是AIGeneralist,懂得商业应用的这些人,其实是少的。

宗岩

你怎么样评价你过去十年的生活?

任燕

我觉得前六、七年都是完全在工作。所以后面的两年,我自从去了以后,更多enjoylife。我觉得对于未来的同学,就是从一开始要想的很清楚自己要什么,毕竟现在很多工作都是demanding的,无论是外企、中企还是机关单位,很多时候都非常demanding。如果你没有很好的独立想法和规划,你很容易就被工作消耗。

宗岩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会做出什么改变?

任燕

其实走到现在呢,我觉得很多东西没有说会特别后悔的,虽然以前工作中也吃过亏、有许多learning和挑战,但是我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说在当时的我能做出什么不一样的决策。如果有(可以改变的话)我觉得生活跟工作应该再稍微balance一点。

宗岩

十年以来让你感到最自豪的事情有吗?

任燕

我觉得也算在技术领域有了一席之地。好比说最新的《经济学人》请我去他们的AI论坛上做演讲,还有Stanford和SAP办WomeninDataScience,也请我去做的penalspeaker。我之前在做行业分析师的时候,也是这些大的企业会把我请到美国去。因为中国市场如此重要,会对这些企业全球影响很大。好比说我第一次去美国是高通请去的,去见他们全球CEO和CMO。所以我觉得起码在技术领域里面还算是稍微有一些行业认可度。

宗岩

你是怎么达到现在这样一种状态的?

任燕

学习。行业大趋势要知道,对新的技术,新的趋势能够快速学习。不能说一些不makesense的话。另外一条就是我的第一任老板教给我的,做事情一定要追求卓越。当时我天真地觉得自己英文还挺好的,他只是觉得我aboveaverage。我记得当时给客户写的邮件,他天天给我画成红字打回来。很多人觉得把岗位要求的工作做完就ok了。但是我的第一任领导,就会不停地逼问你,觉得怎样可以把它做得更好。他对所有事情都是完美主义,让我非常痛苦,但是我非常感谢他,因为工作前三年我相当于积累了五年甚至七年的工作经验。

宗岩

说到学习,有没有推荐的书或者app?

任燕

我觉得coursera就非常好。现在学习成本会越来越低,而且我们今天在学校里面教的东西,到底以后管不管用也是一个问号。所以很多人很焦虑,因为未来你可能需要不断持续的学习,这将是一个常态,这可能是给小朋友们的建议。

宗岩

最近在看什么书吗?

任燕

我最近在看主要是管理方面的一本书叫《Thecoachinghabit》,主要讲如何帮助员工成长。还在看另一本书是《耶路撒冷三千年》,因为我MBA有个项目,要去特拉维夫大学交换半年,所以想了解一下以色列的历史。

宗岩

你觉得现在什么对你来说最重要?

任燕

生活,balance。

宗岩

从现在开始再过十年你的状态有想过吗?

任燕

没有。

宗岩

现在想想吧。

任燕

人生的话应该到新的阶段吧。职业的话应该到了高层吧。我未来还会在科技行业,因为这些年一直在看国际市场,中国的科技行业这些年非常需要国际化人才。所以我也把自己定位成具有国际化视野的中国科技人才。中国企业对外兼并收购,尤其是科技领域,这可能是未来三十年的主题,这也是我们MBA课程里面探讨的一个主题。做技术创新,做国际化的,走国际化的路子,是主流。主流就业大家都想去投行嘛、四大嘛、咨询嘛,但是现在有个趋势就是做投行和咨询的人,很多都在往科技创新企业、初创企业转型。而且现在又是一轮新的技术变革,以前是智能手机变革所有。现在是AI、BLOCKCHAIN变革所有。其实,越有变化的时候是越有机会的。

宗岩

你处于日新月异的高科技行业,如果处于走下坡路的传统行业,面临职业瓶颈怎么办?

任燕

我所处的行业也比较挑战啊,我是传统的硬件行业。其实公司和行业,还有职业选择,要综合来看。好的公司没有好的老板,也是不行的。好的公司给到好的BrandName,但是你进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儿,也是没有意义的。无论你在哪里,你的最佳关注点是自己的成长。不论这个公司现在这个行业处于什么地位,你有没有最大化地在这个平台上学习。另外,传统行业在转型期间可能反而有机会。

北外

宗岩

你觉得北外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任燕

一个很高的起点。我第一份工作的时候有一件事至今我还印象非常深刻,是给家乐氏Kellogg’s这家公司做中国市场进入战略的咨询。当时Present的对象是他亚太区的负责人,这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刚毕业嘛,缺乏经验,presentation之前甚至都没意识到应该化妆。当时是跑到客户公司附近的商场临时买的化妆品、让导购帮忙化的妆。你想当时那么青涩的应届毕业生可以去给客户亚太区的负责人做presentation,就是因为北外毕业生的英文是有很大优势的。后来我去第二家公司,也是因为英语的优势,外国客户的presentation都是我去做,再后来去别的国家/市场presentation也是我去做。我记得我当时2011年的时候,当时工作才三年吧,有一个机会是去韩国,在亚洲市场研究协会峰会上做演讲,也是我去。直到现在念MBA,虽然港科大非常国际化,但是咱英文也不露怯,所以这个还是我觉得还是很lucky说,北外双学位的这个background其实真的是蛮好的。

宗岩

那你觉得大学时候的生活里面有哪件事情让你印象特别特别深的吗?

任燕

我觉得其实上北外对我冲击挺大的就是,我不是外校的,我们同学里面一半都是外校的。其实我觉得大学过得非常艰辛。刚进学校的时候,你会冲击特别大。各省都是学习非常好的学生才能考进来吧,像北外在陕西省就招两三个人,入学以后发现,天哪跟这些外校的同学差好多,你就觉得落差特别大。但是我就在这个激励下就好好学英语。大学毕业的时候,当我们在考专八的时候,我觉得gap已经有没有那么大了。也正是如此,我觉得北外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我现在找任何工作,做任何事,都希望跟很多特别优秀的人一起工作。我觉得北外的这种独特的精英文化还是挺酷的。

宗岩

有让你印象很深刻的老师吗?

任燕

我们的美女Lucy,大一时的班主任,特别漂亮。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班方元问,你有男朋友吗?老师说,我没有,但是我有老公。非常shock(笑)。

宗岩

大学时候哪门课让你印象特别深的?

任燕

我觉得咱们大学里面商科我都没什么印象了,就是英文的课都很有用,特别是publicspeaking,工作之后对外的沟通、在行业的发言、演讲的技能对后面工作帮助很大。

寄语

宗岩

那你对学弟学妹现在有没有什么寄语呀?

任燕

我觉得他们比我们的条件好到不知道哪儿去了,他们有交换啊,能出国,有各种创业基金,所以我觉得学弟学妹们一定要借大学的时候多出去走走,多出去看看。你的发展跟你能走多远多高,跟你的格局,你看到的高度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宗岩

如果学弟学妹对你的工作领域有兴趣的话,能否给点建议比如说,职业路径、关键技能方面的?

任燕

我觉得新技术对所有的行业都有影响。无论在什么行业工作,都被技术所影响。所以我非常鼓励大家就是无论你在什么行业都要对技术有一个初步的了解。比如AI,BLOCKCHAIN,FINTECH,都是这么回事。

宗岩

那你觉得职场关键技能是什么呢?

任燕

太多了,我觉得有hardskill和softskill。hardskill在我们这行就是分析能力、战略思维、ppt、excel技能等等;softskill主要是沟通能力。为人处世、向上管理、向下管理、甚至横向管理。沟通能力是那种听上去好像很虚,但是越往上走越发现还是非常重要的。

宗岩

沟通能力怎么去锻炼和体现?

任燕

可以做一些志愿活动,或者同学之间搞一些活动,这个其实很锻炼沟通能力。在公司里面能够推动事情发生还是一种稀缺能力,可能是你的position起了作用。但是在position一定的情况下你的沟通能力直接决定了你能否影响其他人帮你完成你的目标。所以其实我是非常鼓励大家,能有什么志愿活动啊,学校的活动啊都去搞一搞,机会太多了。

宗岩

你现在最大兴趣爱好是什么?

任燕

健身。在上地(联想)的时候已经开始健身了,公司有健身房。我一直挺enjoy的。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拼的是体力。我经常和我们亚太区的CXO一起工作,这些人体力倍儿棒。让我印象特别深的就是我刚加入联想,2014年的时候,我们开一个workshop,各个地区的大佬都来。然后晚上大家吃饭的时候我就蔫儿蔫儿地坐那儿,然后我们一个ED就说,Sabrina你怎么不High起来?我就说,天哪,我昨天晚上1点才睡,早上6点起来做ppt,今天又讨论了一天累的跟什么一样?他说你觉得这里的哪一个leader不比你忙,咱们亚太CEO和某某VP他们两个今天早晨去跑步了。某某高管昨天晚上去游泳了。当你靠近这波人的时候你看着我们整个leadership里面,他们在整个会议和决策里面都保持一个高度的energy,和健身习惯是密不可分的。何况他们还要实时challenge各个地区,做业务review啊什么的。所以我觉得一方面是个人爱好,另一方面是健身是保持体力和脑力的一个很好的方法。

宗岩

如果压力很大的时候怎么减压?

任燕

徒步。速度不快,但是会走很久,脑子全部放空。工作中脑力劳动的疲惫是没办法靠睡觉来缓解的。但是当人physically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大脑是很放松的。另外我觉得有了家庭,工作承压能力是提高的。所以其实我也非常鼓励大家做好充分的人生规划。

宗岩

最后一个问题,你现在还会觉得迷茫吗?

任燕

我觉得我觉得人生没有不迷茫的时候,你再清晰,日常生活也会面临很多抉择。好比现在让我头疼的一个点就是到底要不要回北京,还是留在这儿,或者去深圳,你永远不可能什么都100%clear。什么都不迷茫,那也没意思了,我没有觉得我现在不迷茫,我现在非常迷茫。人生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迷茫和抉择,我觉得不迷茫的时候就出问题了吧,说明你就没有思考了。

宗岩:在访谈过程中,有一个感受反复冲击着我,想要再多跟任燕聊几次。无论是女性的职业生涯规划、还是中国企业全球化、科技浪潮下的产业发展,有太多的话题可以深入去交流。思维的碰撞可能只是一瞬间,却能点亮巨大的发现。我们需要更多的机会来制造这种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