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校友访谈|朱北亮:驰骋天空 踏上征程

撰稿:管理员   2018年12月24日   浏览 2717

时间:2018年9月13日

被访人:朱北亮--04级电商6班

访谈人:宗岩

本科毕业之后当了飞行员,北亮兄的经历是一段佳话。北亮兄答应电话访谈的那一刻,我的心情真的有点像拿到偶像签名的粉丝。

工作经历

Q1

宗岩:能不能把你毕业十年以来的经历跟我们分享一下?

Q1

朱北亮:我这个经历比较简单。毕业的时候是签的是国航,先在国内培训了一段时间,09年的5月份去了美国,开始在美国学飞行,一直到10年7月,学完回国,开始飞航线飞机,飞了一年之后就去飞重型机(330)了。330的话对于飞行员的职业发展不是很好,因为当飞行员是需要练习操纵的,但是在330上操纵的机会特别少。所以我就辞职去了西藏航空,base在成都。后来孩子出生了,为了照顾家庭,我就回北京了。现在在北京的一家公务机公司。

Q2

宗岩:飞行员的序列是怎样的?现在是机长了吗?

Q2

朱北亮:先从观察员开始做,观察员就是跟着飞;然后是副驾驶,副驾驶分不同的级别,一级级往上升,一直升到机长,机长也是有不同级别,也分普通机长、带队机长、教员、检查员等等。我现在是副驾驶,还没有当上机长。

Q3

宗岩:飞行员这行跳槽容易吗?

Q3

朱北亮:飞行员流动性比较小,跳槽难度非常大。不像很多其他工作,交辞职报告之后一个月就可以办手续了,飞行员的离职手续一般要花上一到两年时间。这个工作目前市场缺口还是比较大的,但是这个情况可能持续时间不会太长。现在每年培养的飞行员越来越多,经常一出去飞就是四五个人上飞机,后备力量很多。

Q4

宗岩:当时大学毕业之后为什么要去当飞行员呢?

Q4

朱北亮:家里有亲戚是做飞行员的,觉得挺酷,男孩嘛可能都有这样的梦想。其实上高中的时候也想过做飞行员,但是那时候是军队招飞,体检特别严格,我当时视力没达标。后来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正好看到国航在招飞,就想尝试一下,结果就通过了。而且我的性格可能更喜欢这种技术类一些的,我不太喜欢跟特别多的人打交道,所以就当上了飞行员。

Q5

宗岩:还记得第一次飞行的场景吗?

Q5

朱北亮:印象很深,第一课是体验飞行,学习用的是塞斯纳172那种小飞机,不像咱们坐航班的大飞机那么稳,一直晃晃悠悠的。我们教员又展示各种动作,结果就给飞吐了。

生活经历

Q6

宗岩:那你如何评价你过去十年的生活?

Q6

朱北亮:过去十年感觉一晃就过了。感觉一直在飞行,私人时间特别少,这十年一直就把这个心思放在这件事情上面,整个发展过程呢又不是很顺利,说实话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但是收获却不是很多。

Q7

宗岩:十年以来,你觉得你最自豪的一件事情,或者说是你觉得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Q7

朱北亮:也不算自豪吧,我感觉反正这十年不管怎么样也算在在北京扎下根,在照顾家庭这方面的话,我感觉我尽力了。说实话工作方面确实不是很自豪。

Q8

宗岩:那十年以来的遗憾是什么?

Q8

朱北亮:没有放出机长来,我觉得还是挺遗憾的。这过程中也有一些主观方面的判断不正确的地方,或者说时机把握不好的地方,可能也有运气的成分吧,很想努力但是可能没有特别好的机会。

Q9

宗岩:你觉得现在什么东西对你最重要?

Q9

朱北亮:现在两个孩子对我最重要。

Q10

宗岩:未来有什么小目标吗?

Q10

朱北亮:我现在目标就是把这个工作稳定下来,不想再动了。因为这十年感觉就一直在焦虑中度过的;一方面想去把飞行这件事干好,尽快的把机长放出来,一方面又总是感觉找不到一个让你能够好好训练、好好发展的平台。不过我现在已经回到了北京,就想稳定下来。现在的工作有一点好处就是不用每天都到公司去,所以有时间照顾家里,公务机可能飞得会比较少,可能成长又慢了,但是我想先顾一头儿吧,工作慢慢来,现在也是在慢慢调整心态。

Q11

宗岩:十年之后想过自己是什么样吗?

Q11

朱北亮:可能放出机长了,也可能没放出来,那就还是以副驾驶的身份在飞。我们这行也是60岁退休,即便转到地面的一些工作了,每年也还是有一些飞行任务的,只是飞行的时长会调整。

Q12

宗岩:你的业余时间一般都干什么?

Q12

朱北亮:原来在藏航的时候飞行任务特别重,飞的是高原,而且是飞四休二甚至飞五休二。一般是飞到拉萨然后从拉萨再去其他地方。在高原的时候基本上就不能动,不飞的时候主要在公寓的氧房待着。从高原下来之后,头一天你是任何运动都不能做的,要在家里静养。可能就看看电影什么的。休息的第二天才能安排一些其他的活动,我平时也不习惯健身,一般锻炼身体的方法就是散散步。回北京工作之后我现在业余时间很少,都在带孩子。每天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的业余时间,会看一些专业的书,现在的公务机和我原来飞的机型不一样,所以我就得熟悉新的机型。

关于北外

Q13

宗岩:你觉得北外对你意味着什么?

Q13

朱北亮:北外,我觉得还是有一点家的感觉。我现在留在北京了,就感觉有一个北外在那,跟家里人似的。

Q14

宗岩:你大学时期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有吗?

Q14

朱北亮:我感觉我大学生活挺平淡。大学时候网络给我的第一印象好像比较深。我上大学之前没怎么接触过网络,应该是上了大一之后不久吧,我跟于跃我们两个人去买电脑,完了之后呢就突然间接触到了网络,我觉得那个时候感觉就是挺震撼。

Q15

宗岩:大学时期让你印象最深的老师是哪位?

Q15

朱北亮:刘博然,我们大一时候的班主任。他那个时候和我们打成一片。我们很多人第一次离家求学,他也是第一次当班主任,非常真诚,对我们有点亦师亦友。

Q16

宗岩: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课程呢?

Q16

朱北亮:精读吧。我总感觉好多单词没背下来。每次精读的QUIZ,我好像没有一次能全部把单词写对。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应该是高数,彭龙老师的课...挂科了,印象里我和冯宇宁一个宿舍,我俩一起去补考的。

Q17

朱北亮:北外毕业生去当飞行员是不是优势特别明显的?

Q17

朱北亮:外语优势肯定是有的。但是年龄是有劣势的。国内对年龄特别敏感,大学毕业的飞行员和高中毕业去学飞行的相比,他们会觉得你年龄大了,身体条件、反应速度处于下风了。其实这完全是一种偏见。

Q18

宗岩:有什么想对学弟学妹说的吗?

Q18

朱北亮:还是应该好好学习,我感觉我还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大学四年的时间应该好好利用,尽可能地涉猎各方面的知识。我当时觉得课业已经挺重了,所以有时间就愿意看看美剧什么的,想放松一下,现在还是觉得努力不够,如果当时更加努力学习的话现在的我可能会更好吧。

选择在天空继续人生的旅程,这条看起来无比酷炫的路其实也是极难的征程,勇气和付出均是难以想象的。祝愿北亮兄的生活永远晴空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