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校友访谈|靳军:真诚至上 与人为善

撰稿:管理员   2018年12月24日   浏览 2555

说起靳军,凡是认识她的人无不被她的美丽精致、优雅温柔所折服。对我而言,与她的每一次相聚都是一种享受。这一次,则是在中粮广场的COMBAL西餐厅,有慵懒的初秋阳光,有缤纷的意式佳肴,有陈年的回忆,有思辨的未来。

十年篇

戈丽霞:先跟我们分享一下毕业十年的经历吧!

靳军:我本科毕业就开始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投行,大概做了4、5年时间。之后加入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在公司里也做过不同的岗位,到现在是第六年。十年一共就这两份工作,职场经历比较简单,也一直都是在金融领域。

戈丽霞:那你怎么去评价你过去十年来的生活?

靳军:我觉得还是挺幸运的。从一毕业开始,每一次工作经常能遇到一些很好的机会,或者一些很好的老板、同事给我很多帮助。每一次的转换其实对我来说都是打开了一扇窗。不一定都上了新台阶,但是都让我学到了很多新东西!直到今天,都还有机会去尝试一些自己以前没做过的、有些挑战的事情。我觉得在工作上虽然没有做到多高的职位或者多大成就,但我自己还是觉得挺幸运的,一直在我喜欢的一个方向上不断往前走。

戈丽霞: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话,你会做出什么改变吗?

靳军:如果回到过去的话,可能会在职业选择的时候更加勇敢一点。到现在我一共就只在两家机构工作过。这两家机构应该都是行业里比较好的公司,但其实这个过程当中我是有机会去尝试一些挑战更大、或者在小一点的平台上去做一些更有挑战性的工作。但是可能在之前的职业过程当中还不够勇敢,有时候还是偏保守一些,没有去做一些重大的改变。如果让我重新来,我可能会更勇敢一点。

戈丽霞:那你十年以来最自豪的事情或者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靳军:最大的收获是在工作、生活中认识了一些很好的人,然后跟他们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们也都变成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人。不管是每一份工作中遇到的老板,还是我身边最亲密的同事,现在都是生活中特别好的朋友。这么多年给了我很多帮助,很多时候超越了同事和老板的关系,这是我收获特别大的。

戈丽霞:再过十年,你想过你会是什么样子吗?或者说你希望你是什么样子?

靳军:希望自己活得更自由。毕业十年中,算是比较中规中矩的,一直沿着一条路在走,没有做过特别重大的改变。如果再过十年,我希望自己可以生活得更随性,有更多的时间和自由去体验生活中更多的可能性。

戈丽霞:那你十年来有没有比较遗憾的事情?

靳军:比较遗憾的是,我在上学的时候就一直想出国读书,其实在大学的时候也有准备过,但是因为当时有好的工作机会就放弃了,觉得工作一两年之后可以再去。然后工作一两年之后发现又有新的工作机会,又很忙,反正会给自己找各种借口。中间也尝试过一两次,发现后面就真的离学校越来越远,继续读书也越来越难。现在觉得还是有一点遗憾,没有在国外生活学习一两年,人生多一些体验。

工作篇

戈丽霞:你觉得你现在的工作实现你的理想了吗?你为什么选择这份工作?

靳军:我觉得现在还是基本实现了当年在学校里对自己的设想。我还记得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国商同学一般有几条路,很多同学想去投行、咨询公司,或者四大;另外一个比较多的选择是去做公务员。我觉得自己当时的想法还是比较另类一点,一直就想做公关(PR)。当时第一份工作在投行也不是PR,因为那会儿本科毕业直接能做PR的还是挺少的,尤其是比较大的公司。很庆幸一两年之后刚好有机会,就转去做了PR。然后一直到现在,工作也是跟投资人相关的。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做各种“R”,要么跟媒体打交道做媒体关系(PR),要么跟政府打交道做政府关系(GR),现在是跟国内外的投资人沟通做投资者关系(IR)。我觉得基本上跟当年想象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在不同的岗位、不同的公司和不同的方向,但基本上实现了“一直想做跟人打交道的工作”的理想。

戈丽霞:能不能跟我们聊一下你跟人打交道的心得体会,或者说是一些令你快乐的地方?

靳军:我觉得跟人打交道是做任何工作的基础,很少有岗位不需要跟人打交道。而对我们来说,沟通本身就是我们的工作。可能也会有人传授一些所谓的技巧,但其实到最后你会发现和人打交道说到底其实是你把自己做成一个品牌:你要真诚、有同理心,而且能始终做一个能让别人信赖的人。没有过多的所谓技巧,是个非常长期的事儿。可能时间越长,越能领悟这一点。因为很多人会很信任你,愿意跟你一起做事。越往后越有价值,确实不是那么有技巧的一个事情。

戈丽霞:那你觉得塑造自己这个品牌最重要的品质是哪些?

靳军:我觉得就是能长期地、日复一日地坚持做一个靠谱的人。在别人有任何事向你寻求帮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去帮助别人,不功利,不短视,而且永远与人为善。不管这个人短期之内对你的工作是否重要。能够长期如一地用很好的态度对待别人,用专业的态度对待工作,这是最重要的。

戈丽霞:那你以后还会回到PR这个行业吗?还是说你觉得做现在融资的工作也OK?

靳军:我觉得纯粹地回到做狭义的媒体关系的PR应该不会了。我也是在工作当中慢慢走到了今天。做募资类似于销售,比如说给投资人呈现基金的状态,让投资人信任你,怎么把公司历史业绩去呈现,说服他,从这个方面来说,现在的工作和大学的目标有一定的延续性。当初那会儿我想做PR的目标是一个短期目标,但是做这个事情的大方向是没变的,就是始终要跟人打交道,要赢得别人的信任,把这个公司或者产品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他。

北外篇

戈丽霞:那北外对你意味着什么?对你的工作和生活有大的影响吗?

靳军:很感激在北外学到的一切,不管是从英文的培养还是生活工作的选择上。一直特别感激北外的一点就是给大家一个挺多元化的价值观。从上学的时候开始,大家评判工作不会以金钱、社会、地位这些作为唯一的标准。大家的价值观很多元化。当时说起北外商学院就会感觉一方面它有商学院那种很现实很奋进的一面,大家都很努力,每个人都在很努力的找实习、做社会工作,是整个学校最活跃、最上进的一批人;另一方面因为受英语文学方面的熏陶,也有它很人文的一面,让大家的精神世界更丰富。我觉得这是北外尤其是我们商学院特别好的一点。在工作当中,英文这部分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另外北外的同学会让大家感觉情商比较高,在跟人打交道的过程当中会感觉比较舒服。这个其实也是大家工作生活中最基础的一个技能。

戈丽霞:那大学的时候留给你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或者一个场景。

靳军:要不就说说遗憾。我大四一年全职在实习,没有上过课,只有考试的时候才出现,觉得还是挺遗憾的。因为只有大学那几年的时光是你可以奢侈挥霍的,每天读一些也许不那么现实的书,然后去思考一些人生中很重要的问题。但我就整个少了一年。有门课应该是一节都没上过,就只有期末考试的时候出现。当时我的室友就坐在我前面一排,老师过去看到她就说“同学我怎么没见过你”。当时我心里就特别紧张,因为老师肯定也从来没见过我。最后有惊无险,考试也通过了。回到寝室说起这个事,我说今天好惊险差点被发现。但室友说如果老师真这样问你,你就应该很淡定的说“老师我见过你很多次”,因为是大课他可能也记不住。但这事说起来其实内心是很惭愧的,不希望学弟学妹这样做。确实少了这一年,我还是觉得挺遗憾的。

戈丽霞:所以上学的时候还是应该以学习读书为主,以后可以实习和工作的时间都很长。

靳军:对,真的是长着呢。但大学短短那几年时间,是你人生当中特别宝贵的。现在回头看,就是那时可以不用有任何现实压力和目标地去学一些你真的感兴趣的东西。包括当时泛读老师留那么多英文小说的书单,让我们每个学期要看完几本。我现在特别后悔,如果当时能按照老师的要求把那些书都看完该多好。毕业之后大家都有借口,没时间,更多时候其实是没有那个心情。

戈丽霞:那大学时期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老师有没有?

靳军:彭龙老师。那时他给我们上高数课,每次都是一副流浪歌手的形象。记得当时大家有这个评价,因为他不打领带,穿着衬衫,有时候还皱皱的。给大家上高数课的时候他经常讲着讲着,就停下来讲一些社会上的、职业上的选择,穿插一点让大家觉得很兴奋、有点遥远又很新鲜的话题。我觉得对彭老师大家印象真是挺深的。毕业典礼时到颁发学位的环节,彭院长拨流苏时都会跟大家说一句话,之前大家都很期待他会跟自己说什么,后来发现对每个同学都是问:“去哪工作了?”

戈丽霞:那大学时期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课程,或者说对你以后工作生活最有影响的课程是什么?

靳军:挺多都挺深刻的,英语精读,还有泛读。我觉得在北外学英文真的是特别幸福的体验。那会儿班级都比较小,一个班二十几个人上课的过程就是大家围成一个圈,老师站在中间,用英文讨论各种各样的话题,比如说世间到底有没有真爱,男生女生之间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友谊。只有在北外才有会这么浪漫的读书时光吧。

生活篇

戈丽霞:那你平时怎么去平衡你的工作与生活呢?

靳军:说实话以前平衡的不太好。工作上花的精力太多,但其实也没有多大成就。因为这个行业工作强度都是挺大的,可能就是这个行业的一个特点,所有人其实都没有特别清闲的。加班出差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但至少回过头来看,我觉得其实是可以把事情做得更有效率一些,在时间管理和规划上可以做的更好。

戈丽霞:那你平时压力大吗?压力大的时候有什么减压的办法吗?

靳军:说实话没有感觉到那么大的压力。但是肯定有时候也会有自己的压力,我觉得减压,运动是个特别好的方式。

戈丽霞:那你觉得现在对你来说什么最重要?

靳军:我一直觉得工作和生活都挺重要的。现在想想,从毕业到现在,过去这些年还是把工作看得更重一些,接下来可能会稍微平衡一下。

戈丽霞:那你未来有什么目标或者是大的项目吗?

靳军:除了在职业上面更进一步,还是希望真的能做一些有影响力的事情。从工作生活当中的忙忙碌碌停下来,能够去做一些对别人、对这个世界有点帮助的事儿。

戈丽霞:那你现在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靳军:现在瑜伽练的比较多。前些年比较喜欢旅行。工作比较辛苦,每年至少要休一次长假吧,出去旅行,看看外面不一样的世界。最近觉得锻炼身体也很重要,而且瑜伽还是挺喜欢的,除了能锻炼身体,还能让内心获得平静。

戈丽霞:那你也去过很多地方旅行了,推荐一下你觉得特别好的不容错过的旅行地或者景点吧。

靳军:我觉得希腊很好。首先它是个很有历史的地方,能看到人类文明起源。圣托里尼也是能有很多种不同体验的海岛。另外比较喜欢的就是意大利。意大利也很有历史感,南部的Capri岛,Positano小镇都特别惊艳。

给学弟学妹的寄语

戈丽霞:你有什么想对学弟学妹说的吗?

靳军:好好珍惜在大学里的时光。就像我现在想起来,那会儿真的是人生有无限的可能性。可能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一一体会,但大学里边至少可以通过多去实习,多跟学姐学长聊,尽可能去知道到底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去做一个比较明智的决定。因为毕业之后,大家因为职业选择的不同,生活会变得特别的不一样。至少要经过自己的思考和体验,去做选择,而不是盲目、被动地选择。我强烈建议学弟学妹们在大学时确立一个积极、明确的目标。到底想做什么?有了目标其实还是有挺多方式去实现的。比如说像我大学时特别想做公共关系,但公共关系离一个在校学生是很遥远的,而且那会网络信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当时我通过一些学生活动认识了几个年长的学姐学长,他们在最好的公司里面做公共关系总监或很资深的职位。我跟他们请教问题、写邮件,他们都会非常礼貌的回复。我看到他们经常去交流的工作状态、很礼貌友好的待人态度,我觉得这是我想要的生活状态,所以在大学的时候就想做公关。因为觉得它跟我的价值观是相符的,我也希望去传递一些美好,让大家知道这个企业是很美好的。然后我也跟身边人讲,我就想做这个。结果有一次我们班的一个同学莫名其妙地收到了一个公关公司实习的offer,但她对这个不感兴趣,然后就忽然想到了我。我的第一份实习就是这样来的。我觉得人一旦有个明确的目标,而且不断朝这个方向去努力的话,会有很大可能实现。但首先你要有这个目标。但是怎么才能有这个目标呢,就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去了解一切的可能性,然后就会知道自己喜欢哪个方向。现在的学弟学妹肯定会更容易了解到很多东西,那就尽早确立一个目标。也许你毕业后真的去了,发现跟你想的不一样,但至少还是阶段性的实现了理想,还能主动去做一些选择。

戈丽霞:那如果学弟学妹对你的工作领域有兴趣的话,你有什么建议?有职业路径或者需要的关键技能吗?

靳军:我现在是在风险投资公司做募资,我们公司更大部分人是做投资的。其实做投资的话,对人的要求是很综合的,尤其是做股权投资,哪怕你很年轻,但它要求首先你的财务基础要特别好,要去做一些模型测算,然后对数据要很敏感。其次你要有一定的阅历,这个可能要慢慢地积累。所以像我们公司几乎不招应届生,大家都是在行业或者企业里有一定经验和资历,因为你要去跟企业家聊,要对人和事有判断力。这个要在工作当中慢慢积累。对商业模式的判断,对人的潜力、团队能力的判断都还是很重要。

“酒逢知己千杯少”,每次与靳军的相聚都觉意犹未尽,这也是她真诚靠谱的个人魅力之所在,相信她在以后的人生和职业生涯中,会走得更远、更好、更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