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校友访谈|施蕾蕾:华丽转身 轻舞飞扬

撰稿:管理员   2018年12月24日   浏览 3746

时间:2018年9月29日

地点:融科资讯中心

被访人:施蕾蕾-04级工管5班

访谈人:宗岩

重逢

几年未见,当年那个裙摆飞扬的施蕾蕾,已经在投资界大展身手,也多了一重令她幸福的身份——准妈妈。

国庆节前的忙碌自然不言而喻,访谈必须争分夺秒。

 

经历

宗岩:可以把你毕业十年以来的经历讲讲吗?

施蕾蕾:这十年真的是过得挺快的,我觉得可以分成三个阶段,北外毕业之后直到去上MBA之前,是第一阶段。这个阶段我先是在凤凰新媒体做数字媒体的商务合作,后又跳槽去了IBM做商务咨询相关,这两份工作我觉得都不够适合我,所以我就下决心想要改变,开始思考自己真正的兴趣点在哪儿。经过一番了解和思考,决定去做一级市场投资这一块。然后我就读了北大的全日制MBA,为转行做准备,这是第二阶段。第三阶段就是MBA毕业之后加入君联资本,一直到现在。目前主要专注文娱消费相关行业的VC投资。

宗岩:转行应该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你的跨度又这么大,是怎么做到的?

施蕾蕾:在第二份工作的时候我觉得发展很有瓶颈,迫切想要改变。于是就下了个决心,去探索我究竟喜欢什么样的职业,同时也是准备继续深造来作为自己转行的基础。当时跟一些朋友同学也交流过我的困惑,后来通过了解,觉得好像金融、特别是一级市场投资,我很感兴趣。每天接触行业最前沿的新事物和新模式、优秀的创业者,然后去深入研判行业、企业、商业模式等,具备高度新鲜感和挑战的工作性质更能吸引我。所以当时就确定这个方向,然后差不多同时我也拿到了光华MBA的录取。

从进光华开始我基本上都在实习。因为我之前的工作经历跟金融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先在券商做二级市场行研开始,从很多detailed、最基础的事情开始做,去写研报分析行业、分析公司,找的文娱行业新财富第一的分析师带我,然后再到VC机构实习,这样慢慢转。在两年的实习之后,MBA毕业时实现了成功转行。我觉得转行能不能成功还是要看规划是否清晰、执行是否坚决。

宗岩:你怎么评价你过去十年的生活呢?

施蕾蕾:毕业后的前面五年嘛就是懵懂,主要因为在职业规划上比较晚熟,在大学期间光顾着enjoy life,毕业时也没有重视职业规划。毕业后前五年基本上是在慢慢寻找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职业定位。找到以后又花了两年时间去转型,最近的三年时间才算完全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业,所以还是浪费了很多时间。

宗岩:你决定转行之后,你还有过比较迷茫或者比较犹豫的时候吗?

施蕾蕾:找好目标并成功转行后,说实话就没犹豫或迷茫了,一直冲劲挺足。干VC这行工作量非常之大,没有什么节假日。我们每周一基本都在上会、通报、立项等做项目的推进。那你周末基本上就得准备材料;工作日每天都是白天见不同的公司,晚上回去整理资料。最高峰的时候,一天要见四五拨人,可能在北京到处跑,也可能各地出差,比如在高铁站啊飞机场啊见一拨,然后在市区里面见几拨,基本上到酒店都半夜了,然后还要开始整理白天的内容。每个星期需要看十几个项目,然后在三四天内要判断这个企业跟还是不跟、要怎么跟,比较需要高效的判断。我经常跟朋友聚会都要带着电脑兼顾工作,虽然很扫兴,但是朋友们都评价说我忙、但是开心。另外,我看的方向都是跟文娱消费相关,或者跟吃喝玩乐相关,很有意思,工作和娱乐可以较好的结合。

 

十年

宗岩:过去十年你最自豪的是什么?

施蕾蕾:一个是转型成功了,找到了感兴趣的职业;一个是现在投了几个公司发展得还可以,项目的投后管理也很有意思,我愿意花比较多精力和时间去帮他们对接资源,比如上下游的合作,一起去解决问题,当然这跟我们机构的风格也有关系。所以我跟这些所投企业的关系处理得还不错,他们给我的反馈也经常让我觉得很欣慰。

宗岩:十年里有什么你觉得遗憾的事吗?

施蕾蕾:最大的遗憾还是在职场这块,太晚熟了,前面浪费时间比较多。刚毕业的那几年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那段时间要是能好好利用,觉得会比现在要好很多!所以说我为什么现在虽然很累,但是很开心,就是因为很珍惜现在的职业。因为这条路是我自己努力走出来的,我真正喜欢的事业,所以心态上会非常珍惜和积极,从来不会抱怨太累了或者压力太大。

宗岩:再过十年,你是什么样?

施蕾蕾:事业有所成就、成为两个孩子的妈妈,而且是很酷的妈妈。

宗岩:觉得现阶段什么东西最重要?

施蕾蕾:家庭跟工作的balance。像我的话,我最缺就是时间嘛。项目上最忙的时候,其实很多时候我周末都在工作,在加班;我们家的书房到周末基本上都是我霸占了,陪家人时间比较少。有时候压力大,也会无形中让家人承受。现在有了孩子,让我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该在家庭和工作的平衡方面下功夫了。

宗岩:近期有什么小目标吗?

施蕾蕾:顺利迎接孩子的出生。同时呢也不要丢了事业这边的关注度和战斗力。希望多了妈妈的身份之后也能做得很好,给孩子树立榜样。在不同的身份切换中,这个平衡是我要在近两三年之内要把握好的,因为孩子三岁之前的亲子陪伴是最关键的时候,但是这段时间对我来讲事业也是很重要的。

 

北外

宗岩:觉得北外对你意味着什么?

施蕾蕾:开启我人生另外一个阶段的地方。我上大学之前,接触外界比较少,感觉是挺封闭、学习机器的感觉。到了北外以后,同学的见识、老师的水平、学校提供的好平台,就会让你觉得视野完全打开了。北外是个特别国际化的学校,给学生一个全球化的视野。在我心里北外特别好,非常为母校自豪。还有就是国商的专业都是商科跟语言的结合,让我们初入职场有非常好的敲门砖,让你的能力跟社会需求很接轨,并不是从象牙塔里面出去什么都不会,而是培养了学生的综合素质,这个也是我觉得很好的一点。

宗岩:大学时候有哪件事会让你现在觉得印象很深刻的?

施蕾蕾:可能是刚开学那会,发现所有人的英语都太好了,很多同学全程用英语跟老师聊得很欢。我有那种被虐杀的感觉,这个还是蛮触动的。但是后面有也慢慢改善,因为当你跟高水平的人在一块学习之后,你会被慢慢拉到那个平均线上去,这也是好事。

宗岩:大学时候印象比较深的老师?

施蕾蕾:我对两个老师印象比较深,一个是屈延平老师,谈到大学老师我总会提到她。她是那种真心为学生着想的老师,对我鼓励和帮助很多,所以我心里一直非常感激她。还有一个是牛华勇老师,他的课程很生动,讲的深入浅出,每堂课都让人觉得很有收获。

 

兴趣

宗岩:现在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施蕾蕾:看剧算吗?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发展别的兴趣爱好。一般是上班路上或者在家里吃完饭之后那一个小时,我会看一些国内新上的影视剧和综艺,《延禧攻略》、《如懿传》都有在看。关键是这个爱好还跟我的工作相关,我们投的很多公司就是这个行业的。所以休闲的同时可以顺便了解行业、有助于研究。比如《创造101》,背后的经纪公司哇唧唧哇也是我们投资的。本身我是喜欢运动的,但是现在太懒没怎么健身。所以将来我希望自己能够在平衡好工作生活之余,把自己身体搞好,保持一个长期战斗力,也是对家庭对自己负责任的比较重要的一个方面。

宗岩:最近有看什么书吗?

施蕾蕾:会看一些金融方面的书,类似于《从0到1》啊,还有一些投资相关、行业相关的。如果最近投了一个细分的行业,我就会把这个行业跟商业相关的书找来看看,纯文学性的书现在还是比较奢侈,没时间看。

 

建议

宗岩:如果学弟、学妹也想从事一级市场的投资工作,需要具备哪些核心技能?

施蕾蕾:首先是较快的学习能力,对新的商业模式能不能快速学习到,因为我们看的都是比较前沿的行业和公司。还有是对目标行业的广度和深度,要知道行业最关键的一些player的情况,哪些是企业成功核心的点,然后形成自己的的投资逻辑,并不断在实战中更新。

有了基本功之后还需要软实力,比如沟通能力,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和企业的沟通能力,怎么在目标行业内建立人脉和项目资源、精准地找头部公司的关键人物,一般是创始人或CEO。还得跟他们能够去深度交流,才能让人家信赖你的专业性;如果目标企业现在不融资、或者现在投不了,那么如何维护好关系。第二个沟通能力是公司内部的沟通,得通过和决策委员会不断沟通去内部推动项目,这中间需要大量细致的工作和充分沟通。另外其实这个工作对人的天赋也有考验,有些人自带商业敏感度,觉得这事能成或者觉得这块有机会。总而言之一级市场投资对综合能力还是有一定的要求。

宗岩:给学弟学妹的寄语?

施蕾蕾:第一个是做好学生本职工作,一定要好好学习,高的GPA会给你未来无论工作还是继续深造都会打一个很好的基础。要形成一两种能够带出校门的核心能力,包括像语言,还有学习方法、学习能力等。我一直觉得教育是最好的投资,投入产出比最高的事情。第二个就是建议学弟学妹尝试各种实习,找到自己的职业方向和兴趣爱好,不要给自己设限,多去尝试,去找那个领域最顶尖的机构去工作。大学四年是人生当中难得的机会,让你有时间去思考什么是未来一辈子要从事的工作方向。一开始就选择正确的职业方向真的非常重要,因为每一次转行都是一个巨大的消耗,之前积累的很多东西,都变成了沉没成本。当然了,如果发现不合适的话也要勇于改变。

 

 

访谈结束之后的中午,

天高云淡、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睛。

大学时候直爽开朗的施蕾蕾,

依旧轻舞飞扬,带给周围的人很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