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网站首页 > 角色入口 > 校友 > 校友访谈

【十年之约】老师访谈|宋泽宁:真情奉献 不忘初心

撰稿:admin   2018年12月24日   浏览 3532

宋泽宁老师是我们2004级会计8班大一时的精读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也是我们步入大学生活的引路人。那时,我们惊艳于她的美丽和蔼,亲切地叫她Lucy。Lucy带我们去了很多地方,既有足下之旅,也有精神之旅,给会计8班的同学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十年过去了,我们与Lucy也十年未见了,听说她已经是副院长,听说她不再教精读。不过,当2018年9月10日的夜幕降临,我们在久凌大厦鳗鱼家居酒屋再会时,她仍旧是十年前那样美丽的Lucy,我们的Lucy!

 回忆

戈丽霞: 您对当年还有什么印象吗?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片断什么的 ?

Lucy: 就是和你们班一起去颐和园,买票的时候有个同学说,老师我这有学生证,可以给买学生票……我好像总是会想那些自己犯错的事儿,比方说混混学生票。然后我记得那时候好像还有一次,我印象比较深的,是那个余皪也参加的辩论赛。当时咱们年级选了好多人参加,有好几个老师给他们辅导,我记得有个小孩她不太想参加这个比赛,但当时好像就是你必须得参加,然后就让我去辅导那个女孩,让我做她思想工作。我现在总是会想,我觉得那时候我很多工作做的可能不够好。当时可能觉得还是挺顺利的,就是最后反正还是参加了啊。但我后来觉得当时还是没有很好的跟她解释情况,或者更多地站在她的立场上安排这件事。我觉得那时候还是不够成熟,如果我现在再做这个事情,可能方法会不一样,或者是能帮她更多一点。

戈丽霞: 我们觉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Lucy: 没有,反正那些事情我经常会在想,我当时做的我不是特别满意。虽然看起来最后还是顺利地完成了那个比赛。

戈丽霞: 所以我们大一的时候去颐和园给你的印象还是很深刻?

Lucy: 对,因为我好像没怎么跟学生去过公园,在我印象可能就那一次。

戈丽霞: 那我们好幸运!对,应该是就那一次。我们后来好像也没有跟别的老师去过颐和园。对我们来说是一样的啊。

变化

戈丽霞: 那现在的国商跟十年前相比有什么大的变化吗?

Lucy: 变化太大了!(十年前)那时候国商想的是要生存,因为那时候很多人觉得国商是个异类嘛,又很小,大家觉得你早晚得黄了、早晚得拆了,是没有前途的……结果后来越来越壮大了。

戈丽霞: 对,我们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一大院了。

Lucy: 对,后来慢慢就好起来了。但01年我来北外的时候,一直到你们毕业之前吧,还是在一个挣扎的阶段,经常被别人忽视……我自己能深刻地感受到是这样。

戈丽霞: 真的吗?

Lucy: 对,作为老师,我能感受到。很多事,就觉得你就靠边吧……但是后来变化就很大,而且现在整个国商的战略在变化,方向也在变化。

戈丽霞: 那现在是怎样一个战略呢?

Lucy: 现在是进入一个更成熟的阶段,就是说我怎么把商学院做好。以前还是我怎么survive,现在是想怎么做一个真正优秀的商学院,想的问题已经不一样了。而且规模变大之后很多情况也就变了,那时候人也少。

戈丽霞: 对,我听说现在一届学生的数量都等于我们那时候四年的学生了。现在一届有700多人,还有留学生是吧?

Lucy: 对学生有2000人,四分之一是留学生。然后项目比以前多了好多好多。

戈丽霞: 唉,那现在同学们还是小班教学吗?就是一个班还是20多个人上课吗?

Lucy: 20多人的课很少了。即使是英文课,有时候也是两个班一块上。(人数的变化)对我来说肯定有差别,(以前)上英文的时候都是小班,然后每周有六个小时,接触是很多的,感情很深。然后现在我每周就一次课。

戈丽霞: 也是精读吗?

Lucy: 我不教精读了,我现在上专业课,一周就一次课,两三小时。

戈丽霞: 他们现在的精读课也是两个班一起上吗?

Lucy: 好像是两个班40多个人一起,我记得有一次改过了。

戈丽霞: 所以现在的学生有什么变化呢,和我们那时候相比?

Lucy: 有啊,我觉得学生们跟以前比机会和选择更多了,但随之而来的是好像比你们那时候更困惑了,因为我觉得整个大势也在变化,我总觉得(十年前)那时候好像还是更(岁月)静好的一段时间。就是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那时候更静好,你们也更静好,然后整个氛围也更静好一点。现在发展的路径更多机会更丰富,但竞争也很激烈,他们自己也很可能会因此而焦虑。那个时候觉得大家更平和一点,因为现在整个社会都变得更加焦虑,我觉得也反映在学生身上,(大家)都更焦虑一些。但可能也跟我人到中年有关,就是中年危机。可能和自己的生活方面都有点关系,就觉得焦虑感更多一点。其实很怀念那个时候,那时候时光还是更单纯。

戈丽霞: 那这些都是变化,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没有变的呢?

Lucy: 其实我一直没有离开国商这个团队,我还在这里。所以我经常特别自豪的跟他们说,我说01年国商成立的时候我就来了,知道吧?我一直在这儿!

戈丽霞: 元老!

Lucy: 我一直跟人夸耀说我在这多少年,你知道吗?和国商同龄!我觉得有时候,人不一定那么幸运,一开始就能有一个很好的地方你愿意待。我觉得我还是挺幸运的,一直就在这个团队里。而且老师这个职业,有时候你觉得有什么事情让学生有启发,还是挺有意义的。就是说你有一个impact,不然就跟不存在一样。

戈丽霞: 国商的教学模式,包括课程选择,这十年来有什么进展?或者有什么大的变化?

Lucy: 变化特别大。(以前)那时候是两张皮嘛,就是英语教英语的,专业教专业的。后来发现一个真正国际化的商学院其实不应该是这样的。比如说你去美国的商学院,那就是英语教学,然后……你就上吧,对吧?然后你也可以学语言……但是不能把它(语言和专业)完全割裂开,这样的话也不利于你招留学生,也不利于多文化间的交流。所以后来开了很多英语上课的(专业)课程。

戈丽霞: 现在是能选外面的课是吗?

Lucy: 不,就是选专英的课。其实现在学生的需求不一样了,现在的学生我觉得出国的机会太多了,英语水平就是太好了,所以可能对老师要求也不太一样。以前我教你们的时候就是一个词各种讲,然后各种例句。然后大家就反复造句、paraphrase来回折腾来折腾去,一块做quiz什么的。现在学生可能不满足于那样的教学了。

戈丽霞: 现在我们师弟师妹出国的特别多,是吗?

Lucy: 对,出国的有百分之三四十吧。那时候整个就业形势跟现在也不一样,都不同。我记得你们那时候去外企好多。

戈丽霞: 对。我记得我们那一届好像去高盛就有11个。然后彭老师总是很骄傲说我们去高盛和摩根的人数跟清华经管是一样的,真的很厉害。

Lucy: 现在整个大环境不太一样了,所以可能去民企和私企的多一点。

现今

戈丽霞: 您现在教的课程是什么?

Lucy: 我现在教的是经济学基础。Introduction to Economics和International Business Negotiation,国际商务谈判。

戈丽霞: 那您经过十年,在教学心得上有什么体会吗?

Lucy: 其实从原来教英语到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教学,整个教学方法不一样了。我觉得英语更多的是教你们怎么能把这个词用活这样一个过程;现在更多的是给学生一个理论框架,让他有启发,然后按照框架去想事情。因为专业不一样,(教学方法)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戈丽霞: 您对您教授的经济学基础和国际商务谈判这两门课的学术方面有什么看法吗?

Lucy: 其实我研究方向是消费行为。但“经济学基础”是任何人都应该学的,这门课对理解个人和公司行为以及整个经济运转很有帮助,我是可以教的。然后商务谈判比较跨学科,从经济学视角或者Behavior视角都是可以讲的。所以我认为我还是能讲的,但这其实并不是我最想讲的课。

戈丽霞: 您最想讲什么?

Lucy: 当然是消费行为方面的。

戈丽霞: 那您现在会带学生吗?带硕士?

Lucy: 我带专硕,更偏那个消费心理方面。不过我目前上的这两门课还是挺有意思。经济学基础是大一的学生上的。因为他们确实没怎么接触过经济学,我觉得就是像我当时刚学经济学的时候一样,(他们)就觉得好有趣啊,好好玩啊!这门课就是让学生们产生兴趣,这是有意义的,可以让他继续往前看。然后商务谈判我觉得也有意思,因为很多时候是中外学生在一块上,或者一波学生在一块儿。我让他们做谈判,然后去反馈说我们学到了什么,我能看到学生那种震撼。就是俩学生谈着就会发现谈成这样就没法谈了,后来会各种比较发现:噢,他们那么谈原来就能谈成。我能看到他们”噢……“那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就特别满足,你知道吧?所以我觉得这个不是我和他们讲,我跟他们讲就没有什么意义。让他们自己觉得”噢,原来是那样“。我就觉得特别有满足感,”你看!学到了吧?!“就那种感觉。

戈丽霞: 那是不是中美贸易谈判也应该这样分几组试验一下?然后大家发现,噢,原来那样可以谈成……(笑)

Lucy: 挺难的,挺难的。你没有那样的机会,有好几组去试这个事情,这就是为什么实际中很难去实验。但是,(这门课)对学生有启发,他们特别高兴。我们是买哈佛的那个案例,我挑了一些,我觉得特别好,它每次都能用一个案例来反射某一个点。

戈丽霞: 听你说着我也好想上这课,有机会能旁听吗?

Lucy: 如果你们参与了谈判,可以来我的课讲一讲。我以前也请人来说平时怎么谈判,因为有人经常会谈。反正做老师的快乐就在这吧,就是觉得学生能学到东西。

建议

戈丽霞: 那您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们这届学生说的?

Lucy: 我觉得你们现在是在最好的年龄,真的是特别的好,享受和珍惜这段时间。尤其是因为(你们)女孩多,我觉得女孩这段时间是最好的,是女孩最美的时段知道吗?

戈丽霞: 是吗?我感觉(女孩最美的时段)已经过去了……

Lucy: 没有没有!至少从我自己来看那段时间是最美最好的。因为年轻的时候虽然很年轻,但是你可能很多事情还比较糊涂。现在你慢慢开始清楚自己要干什么了,以前还在想,或者你想了也不知道怎么做得更好,现在你已经知道怎么做了,这是把控自己最好的一段时间。所以说这段时间应该大家都大有作为吧。而且这个时候也发现不再一定要强行……一定要说我就要怎样才是成功的。大家都这么成熟就能意识到,没有必要用那些世俗框框说我一定要这样那样。

戈丽霞: 其实这次十周年访谈这个活动也挺好的,就像跟您十多年不见,如果没有这个事情逼着我,可能就又是觉得,唉呀,好忙好累啊,就错过了。有很多同学也是十多年没联系了,然后这次跟他们交流发现,真的就是像您说的会有这种感悟。就突然想清楚了自己要做什么,或者说是有想法了,或者说是看明白了好多事情,也是一个蛮大的变化。不少同学觉得毕业之后最遗憾的事情都是:旅行太少了!

Lucy: 玩的少了!(笑)

戈丽霞: 对,不是说我没有好好工作,我没有好好学习什么的,不是这个想法,而是玩得太少了!

Lucy: 噢,我也建议你们多玩玩吧!我现在就不太愿意长途飞行了,因为你会越来越累。以前我觉得好像各种熬没关系,现在你会累。所以我觉得趁着年轻多走走吧。而且我觉得心情也不一样吧,即使是同一个景色,不同的时候看也不一样。

戈丽霞: 如果有同学对成为老师这个职业感兴趣的话,您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吗?

Lucy: 我觉得你首先得喜欢这个职业。为什么想当老师呢,你得想清楚了。你要喜欢跟学生(交流),愿意去讲课。

戈丽霞: 那你觉得成为一个老师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Lucy: 对。这问题好难。我觉得你得喜欢这件事。以前我跟老牛聊过,就是说教育得有教育的理想在里面。你希望通过这些事情去影响学生,然后你大概也有点办法能够让学生真正能得到一点东西,你起码是有这个欲望。“我想去make a difference!”另外,现在做老师你不能太讨厌科研。除非你是去做培训老师,就是一直是上课嘛。但我觉得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是多方面。如果你真只是为了钱或者为了什么的话——当然可能也有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但我觉得那样不一定会是最好的。

戈丽霞: 那假如说对这个有热情,也有爱好的话,如果要成为一个老师,需要有哪些资质?

Lucy: 读博士,最好是海外博士,然后发两篇论文,然后我们才可能要你。而且都要发顶级论文啊,不然可能不要你。你看我们去美国经济学年会上招老师,120份简历!面试得我们都吐血了。然后最后也就招那么两三个。现在的竞争很大。

戈丽霞: 哎呀,感觉好难呀……其实我们同学当时商量访谈问题的时候,有好几个同学都想问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唉。

Lucy: 其实你们可以回来给我们做兼职,或者全职的那种只上课的老师,如果你愿意的话,或者你们特别喜欢上课的话。校友回来我们还是很欢迎的,还可以给我们做讲座。

展望

戈丽霞: 您对未来有什么计划或者是目标吗?对未来有什么展望?

Lucy: 其实最近和回学校的校友聊天,会让我想起来以前跟学生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更多一些。我觉得现在因为年龄和课程的原因接触比较少,其实挺遗憾的。我想以后还是再多一点时间在学生上,因为我觉得它给你的收获是不一样的。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反正这个抉择还是要做。人到中年嘛。

戈丽霞: 我觉得尽力就好了。

Lucy: 牛老师这两年已经很照顾我了,因为他觉得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还挺照顾我的。有时候出差什么的,我说能不能不去?他说那好吧,我去。这个和以前比还是有点变化。希望以后能和学生有更多一些接触。同时完成学院交办的各项任务!

戈丽霞: 那您想过再过十年会是什么样子?到时候我们再来一个访谈。

Lucy: 老呗,特别老。50多岁会是什么样子?那时候可能身体不太好。有一次我跟牛华勇开玩笑,就说咱们几个人以后老了,一块干点什么事。他说别找我了,我活不到那么一天。因为那时候就开玩笑,就觉得好像大家都比较累。但是也有好处,就是你就更清楚自己要干什么。希望将来大家都身体健康吧!

戈丽霞: 我觉得再过十年您可能还是这么年轻漂亮!

Lucy: 不太可能,那我就是老妖精了……

结语

和Lucy的访谈就在一阵阵笑声中结束了。整个访谈过程是那样愉快和欢乐,仿佛又把我带回了十年前的大学时光。恍然间我忽然领悟了这便是师生情谊令人难忘之所在,不仅在于那时的教学相长,更在于其中凝聚的青春时光。祝愿Lucy以及所有的老师快乐健康,师生情谊地久天长。